2015年8月28日 星期五

賣客經典無牌T-隨機出貨款



瘋賣文案舖

今天上檔的是我們的賣客經典無牌T。

如果是瘋狂賣客一路走來的老朋友,相信一定會記得很久以前我們曾經開過一間三號店,

專門在賣衫(請用台語發音)。

賣客無牌T,就是那個時候跟一位叫做法克的老朋友合作所挑選出來的。

那麼,為什麼又會在今天重新上檔呢?這個故事是這樣子的:



前兩天我們發現,這個社會對於波波卡的話題正在燃燒著。

有贊成波波卡的,也有不贊成的,兩方意見你來我往,十分熱烈。

對阿叔來說,波波畢竟給了大多數的男性朋友許多正面的力量,化解社會的紛擾,也帶來祥和與寧靜。

因此呢,不論結果如何,阿叔都算是贊成的。



而就在昨天,我正把老婆孩子都趕去房間睡覺,自己一個人復習與波波的美好回憶時,突然想到:為什麼人家可以做波波卡,我們卻不行呢?

我們乾脆也來賣波波T啊,這樣不是很好嗎?跟著風潮賺一筆,一向是我們最拿手的事情。

光想到會有一大票的人穿著我們的瘋賣波波T上街,光是用想的就性...我是說興奮,有錢可以賺,當然興奮。

一想到這裡,我就趕緊打電話給小K,告訴他我的構想。

說來不知道是巧合,還是命運的注定,正好他那時也在復習波波剛出道的作品,他一面講電話,一面把褲子穿上。

然後他覺得這個主意也實在不錯,明天我們就提案,然後找一樣的模式來進行。




第二天,我們開開心心地帶著各種波波的作品集,以及後續的構想去找老闆。

結果當然是被老闆狠狠釘在牆上,還好,不是用其他方式。

老闆氣呼呼地跟我們說:

「你們幾個,自己看看,倉庫裡頭還有堆得跟山一樣的瘋賣無牌T,這些東西都還沒有處理掉,就想搞什麼波波T?想都別想,除非你們把那些T恤全部弄走,弄完再來講。」

說完就把門砰一聲關上了。我看著小K,小K摸摸鼻子,倒也沒說什麼,想必他是已經習慣了。




於是我們打開塵封已久的倉庫,看著那堆得跟山一樣,上面還積了一層厚厚灰塵的賣客無牌T,心中只是嘆氣再嘆氣。

雖然說這些舊舊髒髒的東西都是孽緣,但畢竟也有一份感情在。

雖然有點心痛,但為了波波T,我們說什麼都要把這些東西給處理掉。

因此,今天我們忍痛捏著LP,上檔一天經典的賣客無牌T。

如果能全部賣完,也許老闆心情好,就會讓我們搞一下波波...我是說,搞些波波T來賣,不過,也可能沒有吧,明天的事誰知道呢?



為了能讓無牌T順利上架而且販售,我們還有兩個難關要過:

一個是守門員淑萍哥(雖然他叫這名字,但他是不折不扣的漢子)還有從美國回來的紅牌yoyo哥,一個負責幫我們接射門球,一個負責幫我們發通告(我知道這是術語,你們不知道也好。)

小K塞了張一佰塊給我,跟我說:「既然我們的目標是波波,你就去弄一些波波來給他們,讓他們歡喜幾咧,後面比較好說話。」

我望著手上的一佰塊,這一佰塊是要怎麼弄到波波?用褶的嗎?

最後想想,我去公司旁邊的還求百貨,買了一盒波踢,因為yoyo哥不吃甜食,所以我帶了一隻波踢獅的玩偶給他。

淑萍哥收下那盒波踢,吃得很開心。yoyo哥把玩那隻波踢獅也很開心,有時還會放在胯下騎著玩。

唯有我不太開心,因為那盒波踢和波踢獅總共花了我七張一佰塊,還不包括小K塞給我的那張。




最後呢,我向小K報告這件事,他若有感慨地說:

「這就是名符其實的:一波餵萍,一波yo騎。」

我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吐嘈他,乾脆我也去買幾件無牌T,然後印上波波的圖案好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