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8日 星期三

【Zinwell兆赫】ZW-UA2 MICRO USB 電源供應器+三合一充電傳輸數據線



瘋賣來找碴

A圖和B圖有五個地方不一樣,聰明的你能把它們全部找出來嗎?

題目: 洪爺午睡中



瘋賣文案舖



天寒,老胡回家前買了一罐啤酒,站在路邊等公車。


吧一聲,他打開了啤酒,咕嚕咕嚕地吞下肚。
他已經好久沒有喝酒,幾乎都快忘了酒的滋味是什麼。
不喝酒,沒有別的原因,就是身體狀況而已。
沒日沒夜地工作操勞,回家還得顧孩子,別說是他,就算是大學剛畢業的新鮮人,肝臟也沒辦法這樣負荷。


踏入社會的頭幾年,婚喪喜慶加應酬,免不了一杯接著一杯灌。
到後來,他索性到醫院裡要了一份證明,當做擋酒的免死金牌。
於是這幾年來,他也就真的滴酒不沾,也沒人會勸酒了。
但日子依然不清閒,就算不喝酒,應酬,卻還是有的。


今天又為何喝酒呢?說真的,他也一時說不出來。
滿腹的牢騷,又不是這一天兩天才堆積的。
只是覺得天冷了,乾脆灌個一瓶吧?
他是這麼想的,現在他只祈求不要被他的主管同事們看到這一幕才好。


酒味一股腦兒灌進他的嘴裡,刺激他的腦袋,和他的腸胃。
「嗯唔...這麼久沒喝了,現在還真是覺得不舒服。」


他突然想到忘了先打個電話回家,摸摸口袋拿出手機,卻發現手機沒電了。
他本來常用的,放在公司裡的【Zinwell兆赫】ZW-UA2 MICRO USB 電源供應器和三合一充電傳輸數據線,昨天帶回家,竟然就這樣忘了。
是因為工作太忙,還是心有要事,所以一些本應記得的事物,就如此忘得煙消雲散。


「哎喲,那不是老胡嗎?」一個人的聲音從旁邊響起,嚇得他差點就把啤酒罐丟了。

轉頭一看,原來不是公司裡的同事,至少不是現在的同事。

「我說是誰咧,原來是小馬。」老胡仔細瞧了一下,對方手上也拿著一罐啤酒。
如果不是剝剝哥和美食部一同離去,人家還以為我們今天主打的是啤酒呢。




「你也這麼晚嗎?」老胡拍拍小馬的肩膀,「好久不見了,你後來去的那間公司不是不錯嗎?這段日子過得如何?」

小馬苦笑了一下,「還不就那樣?上級要我們贛什麼,我們就贛什麼。幹得一天是一天,我們事情贛不好,就等著讓老闆贛我們。」

老胡點點頭,「天底下的工作都是一樣的。」
「那可不?」小馬喝了一口酒,「你記得囧總嗎?」

「囧總?他怎麼了?」

「他公司本來不是被收購嗎?後來做一陣子也被關閉了。現在他手底下的員工也都四散,聽說那段日子,囧總整天在籌資譴費。」
「囧總的公司本來也挺有聲有色的,怎麼後來會變成這樣?」
「就像我說的,他們的上級要他們贛什麼,就贛。贛得好是正常,贛不好就等著走人。反正那些有錢人,從來也不在乎這些底下的人在想什麼。
「對他們而言,收購一間公司,就跟我們到菜市場買蘿蔔一樣輕鬆。
「至於蘿蔔要怎麼料理,那就要端看他們的手藝了。雖然到最後,這蘿蔔都不像蘿蔔了。」

「有錢人想的和你不一樣。」老胡諷刺地笑了笑,「說實在,還真的不一樣。」


「別提這個了。」小馬說,「你們公司應該也快要尾牙,發年終了吧?」
「嗯,已經發了。」
「如何?聽說你們上個年度也是挺風光的?」
老胡丟掉啤酒,伸出兩個拳頭,右手比了個一,左手也比了個一。
「十一?」小馬吹了一聲口哨,「不錯不錯,這是值得待著的。」



「那可不一定。哎,我車來了,下回再見。」老胡的公車到了,和小馬握了一下手,便上車去了。

「不是十一個月,是十一天吶。」這句話,終究沒有說出口。









昨日填字遊戲解答: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