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7日 星期四

【Oweida】iPhone5/5S 專屬復古風格超薄下掀式/側掀式保護皮套



瘋賣文案舖



在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我們姑且把它當做平行宇宙裡的另一個地球吧!在這個地球上,有一間叫做佛刮麥渴的機器人公司,這間公司是以販售機器人聞名的一間公司,而且後面有一間大工廠,秉持著一條龍的作業方式,自己的機器人自己做,賣這些機器人出去,業績也幹得不錯。
 
 
不過後來因為工廠實在有點老舊,已經應付不了龐大的機器人訂單生產,加上大老闆也覺得是時候把工廠遷移到比較遠的地方,費用便宜,而且也節省人力。就開始把工廠裡的員工們分散到別的部門去,讓他們接手其他人的工作。
 
 
工廠遷移,乍聽之下似乎是件好事,大家也以正面的態度去看待它。但畢竟工廠遷移是一件相當大的工程,除了廠房和零件都要整間搬過去之外,包括系統也要重新設定、組裝人員也要重新訓練過,這些不如往常老員工熟練的新人,組裝動作不但比以前更慢,在急忙之中還會時常出現機器人本來要裝兩隻腳,結果卻變成了一隻腳和三隻腳狀態出廠的情形,不是走起來很彆扭,就是根本走不動。良莠不齊的機器人,自然而然被退回的機率就高升了。
 
 
這間機器人公司,就這樣陷入一種裡外難行的狀態,在外很難將機器人順利出廠給業主交代,在裡也要不斷開會、修正那些系統和零件和人員的錯誤,整間公司就這樣卡在泥沼中,弄得滿身泥污不說,想爬也爬不出去。人稱超級8老師的超級巴鼻粒(31歲,處男),也因為要生產一些客製化機器人,弄得焦頭爛額:他必須要先去找米果蛙組裝機器人的雙手雙腳,再去找袖美美貼上機器人標籤,最後再找到稀哩哩去安裝機器人的電子頭腦,還必須問王小瓜電子頭腦的設定、問豬肝祥客製化機器人的出廠序號問題,最後再自己把整隻機器人完成,才終於可以把客製化機器人完成,至於完成之後還要做什麼事情才能出廠交差,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可以趁機跟這麼多妹子聊天說話,對31歲仍是處男的巴鼻粒來說當然是件好事,但是為了組裝客製化機器人必須透過這麼多的流程,這也是一件麻煩事。為什麼這些事情要弄得如此複雜?老實說,這問題也很難得到一個解答,當初在工廠裡的時候,不論是米果蛙、袖美美還是稀哩哩,找她們任何一個人都能獨力完成一隻機器人的組裝,但是分散到公司來,工作的內容也完全被分散掉。如果不給她們分散這麼多工作,她們可能就沒有事情要做了,站在老闆的立場,總不能因為工廠遷移,就把這些老員工給解散掉,你說是不是?要炒,也要先從那些根本不做事又沒有建設性,還在領高薪的老渣們開始。但是老闆不那麼做,肯定有他的考量。老闆做任何事情都是有考量的,你能懂嗎?我不能懂,如果我懂的話,現在就是我在當老闆了,怎麼可� �還會 出來吃頭路?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壓力,你看不到、聽不見,並不表示對方沒有。你覺得自己不欠公司什麼,反過來說,公司也沒有虧欠你,至少讓你有該有的福利,應該拿到的薪水。如果你覺得自己得到的不夠多,那你就想辦法去爭取它。責罵的話語人人都會說,但是如果換個角色設身處地,恐怕自己也很難想到有用的法子去處理這些危機,更何況還有很多潛藏的危機是你現在看不到的。
 
 
我們盡可能不那麼去往糟糕的方向想,所以最後決定不去想它,人生除了工作之外,還有很多事情值得花時間在上面,比如說工作結束之後,大家提議去打保齡球、釣蝦、或是看場電影之類的。昨天我們,我是說,那個平行宇宙的另一個地球上的那一群人下班之後就約去中和附近的高爾夫球場打球。
 
 
打打球是輕鬆的,但那是對於會打的人來說才是這樣。這裡面的妹子們,有很多是第一次接觸、或是才剛開始接觸高爾夫球,所以打得不好,也是合情合理。輪到momo姐打球的時候,她揮了兩桿都沒有打到球,直到第三桿打出去,球竟然就飛到了旁邊的人群中!
 
 
只見人群大叫一聲散開,然後就看到很倒楣的巴鼻粒把兩隻手夾在胯下,很痛苦的在地上滾來滾去。
 
 
momo姐趕緊跑了過去,打開她的【Oweida】iPhone5/5S 專屬復古風格超薄下掀式/側掀式保護皮套,用手機撥了通電話叫救護車來,又一面關心地問巴鼻粒:「你還好嗎?有沒有怎麼樣?」
 
 
巴鼻粒雖然痛到說不出話,還是勉強擠了兩句說:「挺...挺痛的。」
 
 
momo姐覺得很過意不去,說:「不然我幫你揉揉好了,我以前當過小護士,一點點止痛的技巧還是會的。」
 
 
儘管巴鼻粒(31歲,處男)從以前就很"哈"擁有一頭秀髮和前凸後翹好身材的momo姐,但對方畢竟是有男朋友而且還不時放閃的人,哈歸哈,自己也不能怎麼樣。此時聽到這句話,儘管覺得真是卯死了,但嘴巴上還是說:「不...不...不用了...」
 
 
momo姐堅持說道:「沒關係啦,來,我幫你揉揉。」說完就用手在巴鼻粒的胯下輕輕撫摸。
 
 
過了一陣子,momo姐問道:「怎麼樣?有覺得舒服嗎?」
 
 
巴鼻粒喘著說道:「舒...舒服是覺得舒服,但是我覺得...我被球打到的姆指還是很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