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9日 星期六

懷舊系列!復古型對講機



關於這個商品







瘋賣週連載

 
 
少年威特的煩惱《9》
 
 
在電影裡面我們時常看到一些很虎爛的情節,尤其是好萊塢的電影更為明顯,就是男女主角本來都生活在不同的圈子裡,因為一點點陰錯陽差的巧合,使得兩人碰在一塊兒,闖進了對方的生活圈,就突然變得密不可分、如膠似漆,再來就萌生愛意、互相依賴,結局當然就是兩個人共結連理,過著幸福快樂的結局。
 
 
這種故事情節,在現實中根本很少發生。第一,明明兩個人的生活模式大不相同,又怎麼可能會因為撞在一起之後,就合而為一呢?兩條平行線無論如何靠近,最後還是不會有什麼交集的;兩條不平行的線那就更不可能了,它們只會交集一次,之後就越行越遠。第二,根本就跟陌生人沒兩樣的人,經過一兩個星期的相處之後,你就會掏心掏肺給對方,這在現實中發生,對方肯定只會覺得你是詐騙集團,搞不好還會拿刀戳戳看你的心肺是不是真的。
 
 
電影的情節,發生在現實中的機率是微乎其微的。但會不會發生在阿威的故事裡,那就不得而知了。
 
 
另一個電影裡時常會出現的情節,就是主角和他的夥伴(俗稱男二),本來也沒有多要好,但總是會因為一些事件,讓兩個人有一個共同的目標奮鬥,最後要嘛是主角抱得美人歸,夥伴也得到他想要的目標,皆大歡喜的結局;要嘛就是主角抱得美人歸,夥伴最後為了主角掛掉,算是一半歡喜的結局。無論如何,故事的最後,主角一定都會抱得美人歸,原因無他,因為觀眾愛看。就跟新聞記者主播時常說的一樣:因為觀眾愛看,所以才會報那些煽情重口味的新聞內容。
 
 
兩億在這個故事裡的定位,就跟電影裡的夥伴一樣。他平常就只想和妹子們嘻嘻哈哈、圈圈叉叉,然後過完他玫瑰色的高中生活,換進入由你玩四年的大學生活,繼續他揮霍荒唐的生活。至少表面上看起來是這樣。但事與願違,當他被阿威的spot light找到的時候,就註定了他也將捲入這場神祕的感情風暴之中。
 
 
阿威重逢那位稱為特務Q的女孩的晚上,兩億正帶著兩天前搭訕的黃衫妹看完電影,準備要載回他家,蓋著棉被純聊天一整個晚上。卻沒有想到剛踏進家門而已,阿威的電話就打來了。
 
 
「喂...這裡兩公館。」
 
「喂!兩億,是我啦!」
 
「喔,阿威喔。怎樣?有話快點講,零北等下還有事要忙。」
 
「不是啦,我跟你說,我今天遇到她了。」
 
「誰?」
 
「考腰,就那個綠葉妹啊,我跟你講你一定不會相信發生了什麼事...」
 
 
阿威把晚上看到的事情,全都一五一十地講給兩億聽,當中還加油添醋了一大段,比如說那個女孩極力阻止那個NBA黑人消去他的記憶啦、離開之前對他微笑還握住他的手什麼之類的,只說得兩億一句也插不上話,只能靜靜地聽,聽到旁邊的黃衫妹本來還在把玩客廳放著的復古型對講機,現在都已經在沙發上睡著了。
 
 
故事終於說完,阿威長長吐了一口氣,說:「大概就是這樣子,你覺得咧?」
 
「我說...」電話另一頭的兩億清了清耳朵,「你會不會根本是在做夢啊?」
 
「我也這麼覺得啊,但是我的傘...」
 
「不,你的傘搞不好早就壞了,只是你在夢裡覺得傘是好的,所以你醒來的時候才覺得傘是被弄壞的。其實它從頭到尾都壞了,所以你才會有那種錯覺。聽我說,我覺得,搞不好你說的那個綠葉妹...叫什麼來著?特務Q?對,那個特務Q搞不好也是你夢到的...喔我的天啊!」
 
 
兩億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叫了一聲,沙發上的黃衫妹突然被嚇醒。
 
 
「我竟然陪你找一個夢裡的角色!難怪這連續幾天都沒見到人!因為她根本就不存在!我浪費這麼多個晚上,就是在找一個虛像!」
 
「欸欸欸,等等,你別生氣這樣子嘛!」阿威也被電話那頭的兩億給嚇到了,「其實我是有證據的!但是電話上不好說,我想...你要不要過來我家一趟?」
 
「現在?現在是半夜耶!」
 
「喔對喔,那...那個...明天好了,明天到學校我拿給你看,你一定會大吃一驚。」
 
「明天喔...好啦。」兩億的口氣似乎也平靜下來了,「給我聽好啊,如果你明天給我看的什麼證據是個爛東西的話,我肯定饒不了你。」
 
「不會不會。那我們明天見吧。」
 
 
兩億掛上電話,喃喃說道:「搞什麼啊...真是...」
 
「發生什麼...」坐在沙發上的黃衫妹好奇地想要發問,卻被兩億打斷了:「時間不早了,我送妳回家吧!」
 
黃衫妹聽到覺得很奇怪:「不是說好要蓋著棉被純聊天一個晚上的嗎?怎麼會突然變這樣?」
 
「別問這麼多了,來,把外套穿上。妳先在門口等一下,我馬上出來。」兩億先把黃衫妹半推出門外,轉身拿起客廳的復古型對講機,對著一頭話筒說道:「緊急指令,紅樹林志穎。」
 
說完後,就拿起他的七仔號鑰匙,往門外走去。
 
 
另一邊的阿威,掛上電話之後,志得意滿地摸摸他的上衣口袋,從裡面拿出一張紙條,剛剛電話說到一半時,他突然想起來剛不久前,綠葉妹給他的B.B.call號碼。
 
「有這個,肯定可以證明...」
 
話說到一半就停頓了,因為他打開那張紙條時,卻發現紙上的筆跡因為雨水和汗水的浸染,已經糊得看不清楚寫什麼了。
 
「贛,完了。」
 
 
 
 
 
(待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