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0日 星期日

加厚版↘手拎式數碼收納包/ipad電腦包/防震包/包中包(4色任選)



瘋賣週連載

嗨,在我們準備進入那一段緊張刺激、拍案叫絕的同學會之前,讓我們進入如果電話亭,回到那個虛幻、浪漫、危險又熱血的世界吧!(咻~~~)


少年威特的煩惱《 7 》

(上集請看這邊)



「沒想到,還真的遇到了...」阿威小小聲地說,這個聲音的音量只比蚊子在耳邊嗡嗡叫的拍翅聲大聲一點點而已,連阿威自己都聽得不是很清楚。這可不是瞎掰的,阿威在唱KTV的時候,還會用手把耳朵摀起來,怕自己聽不到自己唱歌。


「遇到?你是說遇到我嗎?」綠葉妹抬起頭,推了一下她的黑框眼鏡,照理來說這個年紀的女孩子戴著黑框眼鏡看起來應該很老土才對,但阿威不曉得為什麼,戴在她的臉上就是這麼合適,彷彿就是精心為她打造的裝飾品一樣,膠質的鏡框修潤了她鵝蛋般的臉頰,謎樣的黑照映她少女天然的膚色,使她看來簡直就如同米開朗基羅(不是忍者龜)所製作的雕像一般完美無暇,多一分嫌造作,少一分就不夠美麗。但這是對阿威來說才是這種感覺。


彷若身在夢中一樣美好的阿威,突然想到一件事:為什麼自己說話這麼小聲,她卻聽得一清二楚呢?而且,那黑框眼鏡下的雙眼,有如電光石火般炫耀奪目,簡直就要看穿他的一切了。


「這也沒什麼啦,呵呵。」女孩笑了一下,「根據統計,住在同一個城市裡的兩個人,每天其實有2.166%的機會能碰見在一起,這只需要一點點的天時、地利、人和,就足以讓兩人見面,但少了一點點因數都無法完成這個條件。很可能兩個人同時在一節車廂中,卻完全不知道彼此的存在。」


「啊?咦?是喔...」阿威有點兒愣住,沒想到他覺得自己在班上應該算是不笨的傢伙,面對的這女孩,竟然說出來的話更是讓他覺得高深莫測,莫非從綠葉女中出來的女孩,都是如此難以捉摸嗎?不過話說回來,也許就是因為這個女孩這麼聰明,才能在電玩場中所向披靡,也因為她這麼聰明,才會讓阿威有這種神魂顛倒的感覺...


「我好像說太多了。」女孩收起笑容,「那個...你要過馬路對吧?現在綠燈了,你趕快過去吧。我沒有要過馬路,是要在這邊等人。」


「咦?喔...喔...好吧,那...那這把傘借給妳好了,反正我坐公車回家用不到傘。」其實阿威心裡想要說的是妳在等誰?莫非是等男朋友?但反正他問了也沒有什麼好結果,是男朋友,那他只會覺得心裡很難受;不是男朋友,那要說什麼?我陪妳一起等嗎?不可能吧?而且剛才話都說出口了,現在才說不過馬路,是不是太那個了。


「喔,好吧。謝謝你囉!」女孩挺乾脆地收下了阿威的傘,忽然又搖著頭說:「不對啊,那我要怎麼把傘還給你啊?」


「這個...對喔。」阿威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不過他突然靈機一動,說:「不然我們約個時間在電玩場碰面好了。」這樣我們還能一起打個電動呢,這句話他沒有說出口。


「喔,也好啊。我下星期剛好有事情要過去一趟。」綠葉女孩從她的書包裡拿出手拎式數碼收納包,這個包包的大小做為包中包剛剛好,她從裡面拿出一張紙,寫下了一串數字,交給阿威,說:「這個是我B.B.call的號碼。看你什麼時候方便,就撥個電話留言給我。」


哇喔,B.B.call耶!這個女生也太時髦了一點吧!在這個爸媽薪水有夠吃緊的年代,她竟然有個B.B.call!而且最重要的是,她竟然就直接把號碼給了阿威!阿威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的這一切,他忍下了要捏住自己臉頰的衝動,就算是夢,他也不想要這麼快就醒來!


「喂!你還好嗎?」女孩突然問他,原來是阿威捏著紙條的手抖個不停,路過的人如果看到,可能會以為他身體不舒服,其實他只是覺得非常感動而已,幾乎就要流下淚來了。


「喔,我、我沒事!」阿威立刻回復精神,把紙條好好的收在上衣口袋裡,然後揮揮手說:「那我走了,嗯...下次見?」


「好,下次見。」女孩對著他笑了笑,不是那種打贏電玩時輕蔑的笑容,而是一種發自內心友善的微笑。阿威的心都快要融化了,他等下一定要打電話給兩億,跟他炫耀這一切發生的事情,有如夢幻一般。


「你快點過馬路吧,快要紅燈了。」女孩提醒他,指著對面那一邊的人行燈,說:「你再不快點的話,就...」


突然之間,一陣狂風吹起,把女孩說的話給打斷了,阿威一下子聽不清楚她說什麼,眼前所見到的,更是他目瞪口呆。


一隻棕色、擁有巨大長爪的野獸突然出現,猶如從天而降一般,牠站在十字路口咆哮著,吼聲幾乎要貫穿整個天空,牠看起來就像是一隻饑餓的老虎,只是牠用兩隻腳站立著,而且五官比老虎、獅子、熊,或是任何你在動物百科全書裡看到的動物還要兇惡嚇人,簡單地說,就是不折不扣的怪獸。那怪獸的兩臂長爪正在示威地向前伸展揮舞著,朝著牠的眼前,也就是阿威和綠葉妹站著的方向。


「呼...終於來了。」女孩嘟起小嘴,那看起來是多麼的可愛俏皮,但她的眼神正銳利地盯著那頭野獸,她緩緩地抬起頭,眨眨眼對阿威說:「不好意思啦!你的傘可能沒辦法還你了。」


野獸大吼一聲,張牙舞爪朝著女孩的方向衝過去,女孩收起了傘,當成武器一樣的拿著,也向野獸衝了過去,兩人(應該是一人一獸)奔跑的路線揚起了一道直線上的水花,水花像火線一般逼近直線的中點。


阿威突然想要捏一下自己的臉頰了。



(待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