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1日 星期六

Super Talent USB3.0 32G黑旋風隨身碟


瘋賣週連載


大叔威特的煩惱 《?》
 
 
嗨,我是大叔威特,上個禮拜講了一堆東西之後,讓我們搭乘時光機,回到大叔的高中時期,也就是少年威特的時代吧!(咻~~~~~)
 
 
咱們把鏡頭轉回那個在十字路頭,遇見心儀女孩的阿威,但這個時候由於我加了一個設定:「這一切都是拎北我在唬爛」,所以這個女生就在還沒開口說話,還沒來得及讓阿威認識,就像個煙霧一般,呼嚕呼嚕地不見囉~而阿威,也就是大叔年輕時的我,就當做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撐著傘去搭我的公車了。
 
 
其實阿威我的高中時期,真的是過得很平凡又很無聊,那個時候的阿威,心裡頭只有一個女孩子,就是在國中時期的同班同學,嗯…該怎麼稱呼她好呢?姑且叫她“B”好了,當然這個B絕對不是指什麼杯子的大小…是她英文名字的開頭。B的存在,對於國中時候的阿威而言,大概有如像宅男女神郭雪芙那樣的地位吧!只是很可惜阿威我在國中完全是個奇貌不揚的醜男生,又矮又胖且幼稚,所以B也只是把我當成一般同學看待而已。
 
 
上了高中之後,得知B她到了一所位於板橋的私立高中就讀,對於當時的阿威而言,最大的願望莫過於可以約她出來,一起去看電影吃飯,或是讓她看看自己打籃球的帥樣,可惜這些事情一次也沒有成真過,一方面是我自己的膽小,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兩個人的時間實在搭不上,就這麼陰錯陽差地持續著。
 
 
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有一次,我和班上幾個同學在聊天,聊到女生的事情,阿威我正好把畢業紀念冊帶到班上,跟大家說他喜歡的女生是哪一位。結果沒想到,這時一位班上打橄欖球的同學,看到B的樣子,覺得很不錯,就想跟我要電話,想約B出去看電影,一開始我當然不願意,但經不起旁人一再鼓噪,我就說了一句:「好啊,給就給,你如果有本事約得到她出來就約吧!」
 
 
沒想到這麼一嗆,那位球隊同學真的就拿了電話去打,想不到B還真的要跟人家出去,聽到這消息的我可真的是晴天霹靂,想說:「拎老師的咧!我之前約妳這麼多次妳都不肯出來,陌生人隨便一揪妳就出來了是怎樣!」不過,換個角度想,假如我想要見到她,這大概是最好,也是最接近的一次機會,於是我偷偷問了他們要看電影的時間和地點,打算在那一天一下課就衝去等。
 
 
記得那天是週六,上到五點就下課,鐘一響我就立刻抓了書包跑出校門,往西門町方向衝去,他們約在當時的成都麥當勞(就是現在的誠品116)旁的樓梯口,我當時也沒摩托車,只能靠著兩隻肉腳拼命走,從建中走到西門町,而且還得在半小時內趕到,真的是有夠夭壽的,當時我一邊走,心裡面想的只有一件事:就是只要我趕得到的話,我就可以看見好久不見的B了。
 
 
邊走邊跑,三步併做兩步,我真的在30分鐘內趕到西門町的樓梯口,流了整身汗,又喘著大口氣,奇怪的是,怎麼都沒有見到我同學和B的人影?是我來太早嗎?於是我在那兒等了快一個小時,但都沒有看到任何熟悉的身影,我想,我是錯過了,等下去也不是辦法,只好難過地回家,有沒有哭,我已經記不得了。
 
 
後來星期一上課,我遇到那位球隊同學,問他們當時有無去看電影,他說有啊,幾個男生和兩三個女生一起去看某部愛情文藝片(到現在我還是記得片名:那些日子以來),然後吃吃東西就各自回家了,也沒什麼後續。我這才鬆一口氣。
 
 
不過那位球隊同學,後來補了一句話:「ㄟ,阿威,B真的是蠻漂亮的耶!」
 
 
我說:「那當然!她可是我看上的女生!」
 
 
而在此之後,我的高中生活始終還是遇不到B,偶爾也有幾次很接近她的機會,但總是一再錯過,就這樣我從高中畢了業。至於,後來我如何為了見到她,和她考上同一間大學,以及接受她沒多久便離開這塊島嶼到外國求學,然後又在某年後的某天,與她無巧不巧碰在一起躲雨的種種,那又是另外一段奇妙的故事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