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4日 星期三

【iHome】 iHM63 充電式攜帶迷你型喇叭



瘋賣文案舖

老周正躺在家裡的沙發上,桌上擺著的iHome iHM63 充電式攜帶迷你型喇叭正播放著他最喜歡的歌曲,那是披頭四的Let it be。


他抬頭看著牆上的時鐘,八點五十九分七秒,八秒,九秒...時間正一秒一秒地過去,而他並沒有對這急迫的時間做出任何反應,只是坐在沙發上聽音樂,約翰藍儂的歌聲從喇叭裡宣洩出來,繚繞在他二十坪大的客廳裡。平時的這個時間,他已經坐在辦公室裡,正準備好要報告的文件,等著一小時後的主管會議。


每個星期三的早上十點,整間公司的主管級職員,都會擠在一間小小的會議室(會議室大概不及他家客廳的一半大小。)眾人七嘴八舌地上台說話,然後等著接受一波波質詢的打擊。會開完了,眾人還是找不到共識,走出會議室後,各人還是照著各人的想法,做著自己決定好的工作方向。


開會的目的,只不過是為了逃避他們自己內心的茫然,或是藉由密密麻麻的文字與圖表,填補他們人生的空虛。沒有人覺得開完會後能夠得到什麼,只不過是一群生活沒有目標的人,假設一些虛幻的目標給其他人完成,或是讓其他人推翻。之後,他們繼續漫無目的地開會,繼續浪費時間在最不美好的事物上。


這些是他內心的想法,但他當然不會說出來。在這個既定的社會規則裡,說了真話的人就只有死路一條,等你想回頭時也已經來不及了。


如果是平時,老周也不會想這麼多,他會老老實實的坐在會議室裡,等著上台發表一場不會得到掌聲的演說。就算有掌聲,也是打在臉上發出的清脆聲響。


歌曲換了一首,仍然是披頭四的歌曲,但老周想不起來這首歌的歌名叫什麼。他和妻子很久以前時常這樣坐在客廳聽著音樂,聊著最近哪個朋友發生什麼趣事,或是公司裡的誰跟誰又傳了八卦緋聞,妻子會告訴他這是誰的歌曲,這首歌的寫作背景是什麼。那已經是過去的事了,自從他升上主管之後,搬到新家去,換了美麗昂貴的裝潢,但自己卻很久一段時間沒有好好享受它。甚至,他也很少花時間陪他的家人,他的妻子,他的孩子。


兒子升上國中後,開始越來越晚回家,功課也一落千丈,他總是罵著他的兒子說:你的成績這樣糟糕,以後要怎麼讀好學校?以後要怎麼跟人家競爭?兒子並沒有說什麼,只是冷淡地瞪了他一眼,然後回自己的房間,把門鎖上,連吃飯也不出來。妻子憂心兒子,但老周只是罵了一聲,說如果他不想吃飯,就不要讓他吃飯,反正這樣不爭氣,遲早有一天也是會餓死。


他從來也沒有問過,他兒子在學校的狀況如何?為什麼成績會變差?越來越晚回家的理由是什麼?他只是罵著,一遍又一遍的罵著。罵到終於有一天,他兒子再也沒有回家過了。妻子偶爾會接到兒子的電話,說現在他人在什麼地方,過得很好,請不要擔心。但從來沒有跟老周說過話。老周為了轉移自己的情緒,繼續把心思投注在工作上,什麼話也沒有說。


幾年過去了,不但他的兒子從來沒有回家過,就連他的妻子也無聲無息地離開了。那一天,老周回到家裡,迎接他的只剩下空蕩蕩的客廳,和裝飾精美卻不會說話的擺設。那是上星期的事情。


他還記得有一天,一個年輕的同事告訴他,在矽谷那樣的科技園區裡,有差不多五成的職員是沒有大學學位的,而他們的薪水還比紐約大部份的職員還多。他聽完只是笑了笑,說那是在美國,不是在我們這裡,而且那些是特例,不是常態。你知道大學沒畢業的人,找不到工作的機率有多高嗎?那個年輕的同事告訴他,大學畢業卻仍然找不到工作的人,不會比那些人少。


競爭力真的是靠學業文憑嗎?獲得這樣的競爭力又如何呢?進入間一流的大企業,然後汲汲營營卻又漫無目的的工作著,取得一個人人尊敬的頭銜,然後失去自己理應摯愛的家庭,這就是我們要的後果嗎?老周從來沒問過這些問題,至少到上星期之前,他從未問過自己這些問題。


他突然覺得有點想哭,他在小學一年級之後就再也沒哭過了。長年的累積,他一滴眼淚都流不出來,他無法量化這個想哭的理由,也沒辦法寫出流淚之後能獲得的投資報酬率。他只是靜靜地坐在沙發上。


時鐘已經走到十點了,現在那些同事們應該都擠進會議室了吧?他和老闆請了假,只是簡單地說家裡有點事情要忙,老闆也只問他什麼時候會回來上班。披頭四的專輯放完了,客廳只剩下一片沉靜。時鐘是電子的,所以並不會發出滴答聲。


這時電話響了,他看了一眼來電顯示,是妻子的手機打來的。他趕緊接起電話,耳朵聽到的,是他多年不曾聽過的,他離家多年的兒子的聲音。


他的視線,開始變得朦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