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3日 星期一

【Glico固力果】日本原裝進口迪士尼棒棒糖(10入/包)



瘋賣文案舖

小咱兵特別週記



上個星期五不知道怎麼搞的,大家都一副想要趕快下班回家的樣子,還不到五點,辦公室已經呈現一個大風吹吹到只剩下空桌位的模樣。要不是我確定世卒賽都是台灣的半夜或是清晨才開始比,我還真以為大家都去守在電視機前了咧。


就在這麼想的當口兒,經過會議室,才看到有不少人坐在裡面。奇怪,又不開燈又沒有開投影機,肯定不是在開會。那他們在裡面做什麼呢?抱著這樣的疑問,我打開會議室的門,開口問:「喂,你們在裡面...」話才說到這裡,溫蒂子伸出手指比了一個噤聲的手勢,剝剝哥和凱子君趕緊把我拖進會議室裡。


「小聲點,不要被聽到。」剝剝哥拉一張椅子讓我坐下來。我稍微瞄了一眼,凱子君、剝剝哥、瘦三斤、哼哥、溫蒂子、蕭少,幾個人全都坐在裡面,每個人手上都還拿著一根迪士尼棒棒糖在享用。就我在瘋狂賣客的典籍裡讀到,這迪士尼棒棒糖不到緊要關頭,是不會在江湖上出現的,這次不但出現在眾人眼前,還一次出現了好多根,肯定事不尋常。


而且,我還蠻想吃一根的。


似乎是看穿了我的心事,剝剝哥立刻把他嘴裡剛含著的棒棒糖抽出來,叫我含在嘴裡不要多話。「你剛走進來的時候,超級巴鼻粒有沒有坐在位子上?他有沒有看到你?」溫蒂子用盤問似的口氣在問我,讓我覺得有點害怕。我想了一下,人稱超級八老師的超級巴鼻粒剛剛還坐在他的位置上,而且在對著電腦螢幕傻笑,也不知道這傢伙到底在幹嘛?進一步更正確地說呢,我來這間公司這麼久了,還是不知道他是來幹嘛的。


我搖搖頭,「發生什麼事了嗎?」


「什麼?你還不知道嗎?」凱子君張大了嘴巴問我,我知道他平常就是這麼誇張,但這次似乎在誇張之中帶著一股認真的氣息,帶著棒棒糖甜味的氣息。「我們剛剛正是在討論關於超級巴鼻粒的事情,剛好你就走進來了。我還以為你也是收到了消息所以趕過來的。」凱子君除了是個凱子之外,他還很喜歡收集一些八卦情報,這些八卦被他運用在七七四十九周天的運行計劃之中,當成閒聊的話題手段,再進一步收集其他八卦。這一招,就連創作出周易的周文王都自愧不如。


「他一定還不知道,這個傳說很驚人的。」剝剝哥說完,轉頭跟我說:「我跟你說,今天我們這裡講的事情,千萬不能傳出來,知不知道?講出去的話,會有很多人沒有工作的。」他頓了一頓,又說:「算了,就算不講,還是會有很多人沒有工作。」聽到這裡,我皺了個眉頭,我完全聽不懂他在說什麼。但是他們似乎把心思放在嘴裡的棒棒糖,並沒有清楚我的明白。


「你知道超級巴鼻粒進來之後,公司走了多少人嗎?」溫蒂子突然問我。我搖搖頭,我進公司的時間也不長,不過我記得我一進來,就有不少人申辦離職。我伸出手指,正準備要算一下時,剝剝哥說:「不用算了,總共12個人。」


「12個人?這很多耶?」我驚呼出聲,每個人都睜大眼睛,「小聲點。」


「我們也是最近才發現這件事的。」凱子君雙手交胸,一臉認真,「因為超級巴鼻粒比你早來的關係,所以有些人你不太清楚。我記得他這次重新回鍋,是兩個月前。在那之前,公司的人事還算挺穩定的,不過...他一來,果凍星人就離職了。」我沒有見過果凍星人,所以完全沒有印象。「就是之前坐在超級巴鼻粒座位上的女生,那時候巴鼻粒回來,沒事就去黏著她聊天,沒多久啊,她就離職了。然後巴鼻粒就去佔了她的座位。」


「這是性騷擾案件嗎?」我小心翼翼地問道,眾人不約而同地搖搖頭,說:「不可能,巴鼻粒雖然色歸色,但是膽子很小,而且他到現在卅一歲還是處男,就知道他沒這個膽子。」


「那又是什麼意思呢?」


「你想想喔,你進公司的時候,巴鼻粒的前面坐的是誰?」溫蒂子問我,我記的很清楚,是旺的叔,那時旺的叔跟我差不多時間進公司,不過他也離職了。算一算,不到一個月呢。


「然後他後面的又是誰?」凱子君問我,我想了一下,說:「是大聖哥,不過大聖哥現在已經搬到別的座位上去啦。」


「那當然,他得趕快離開啊,不然下一個走的就是他了。」凱子君又接著說道:「你記不記得,那時巴鼻粒跟生火部那群年輕人很要好?」


這我倒是很有印象,巴鼻粒那個時候時常去找生火部的幾個人聊天,他們還會在會議室裡彈吉他唱歌錄成影片,吵到會議室旁邊的克服部都快受不了要翻桌子了。不過生火部那個部門現在也...咦?


看到我目瞪口呆的表情,凱子君點點頭,「看來你終於懂了。生火部的部門,一次六個人,切切實實地,全部都被解散掉了。生火部,還有果凍星人、旺的叔,包括逃得快的大聖哥,這些人...」他一個字一個字慢慢說道:「全都是因為超級巴鼻粒回到公司後而走的。」


「為!...」本來又差點驚呼的我,立馬壓低了聲音:「為什麼呢?巴鼻粒跟這些人有什麼仇恨嗎?」


「這一點我們還不清楚,」一直以來靜默的哼哥,此時開口了:「究竟是他下的手,還是根本是一種詛咒,到目前為止還是個難解的謎。但唯一我們可以知道的,是自從他來了之後,整間公司的人事異動,變動得相當大。光是離職還不打緊,連整個部門都因此解散掉了。」


「還有其他的,像是雪山飛狐胡斐,」蕭少也搭了腔:「他們不過是說了兩次話,過兩天胡斐也離職了。」瘦三斤也說:「還有啊咿噠,她是示絕鞭擊群裡少數會跟巴鼻粒打招呼的人,結果沒兩天她也消失了,還是默默消失的。」


我想了想,的確,胡斐跟啊咿噠真的是少數會主動跟巴鼻粒打招呼的人,還有一個...「這麼說來,醃豆仔手下的那個B娜,好像也是少數會跟巴鼻粒打招呼的,之前他還坐在醃豆仔他們那附近對不對?」醃豆仔的部門很神祕,雖然他掛著副總職位,但是底下只有阿龍和B娜兩個員工,所以他們的辦公處相當空礦,在我來之前,巴鼻粒的座位就在阿龍隔壁,直到果凍星人離職後,他才搬到大聖哥的前面去。


「沒錯,現在醃豆仔的部門只剩下阿龍一個人了。」哼哥若有所思地說著,「要是他坐在那邊久一點,說不定......」


我不自覺打了一個冷顫,超級巴鼻粒實在太可怕了,我的位置離他也不過一條走道而已,該不會我也會成為他的下一個目標...等等,說起來,現在會議室裡的六個人,有三個就坐在巴鼻粒隔壁呢。但是他們三個看起來還是好好的啊!我望著凱子君、剝剝哥、溫蒂子,說:「但你們三個似乎沒...」


溫蒂子搖了搖頭,拿出一張紙來。我看了紙上的內容,一股寒意油然升起,嚇得差點連嘴裡的棒棒糖都掉了出來。「這就是為什麼,今天我們要聚在這裡。」溫蒂子說道,「一直以來,我們都不知道他是回來公司做什麼的,現在我們終於懂了。」


「你不知道我們的歷史,我再補充一點給你知道。」哼哥壓低了聲音:「兩年前超級巴鼻粒離開時,公司的人事正好達到一個穩定期,而且我們的業績、營收,一整個快速成長。這是正好在他離開的時候,而正在此時業績停滯不前的時候,他又回來了。這次一回來,正好是要發揮他的能力,那是我們都不知道的。這十二個人,只是一個開端,我猜,之後一定還有更厲害的變動。」


「你們不覺得很奇怪嗎?為什麼巴鼻粒來公司這麼久了,竟然都沒有印名片?」瘦三斤突然一問,大家都搖了搖頭,我也覺得有點納悶,進公司之後就印名片,就算根本發不出去,也該印個一份兩份當做備用才是啊?但是的確每次巴鼻粒都跟對方說:「不好意思,我現在還沒有名片。」


哼哥神色凝重地說:「不是他還沒有印,而是他不能印,因為他的頭銜一旦出來,整間公司就會進入一種沉重的打擊之中。」其他人紛紛望著哼哥,說:「為什麼?他的工作到底是什麼?」


「人.事.整.合.專.家。」哼哥一字字地說出來,聽見的人無不像被雷電打到一樣,沉浸在絕望的黑暗之中。


原來如此,這一直以來我搞不懂的事情,現在終於有點頭緒了:超級巴鼻粒回來公司,並不是大家都搞不懂他在做什麼,而是他刻意讓同事們搞不懂他在做什麼。大家都以為他的工作只是哈啦聊天,或是對著電腦螢幕傻笑。事實上,在他那卅一歲處男的面具底下,藏著一個拿著鐮刀、披著黑斗笠,專門斬除公司員工、消滅他們工作生涯的死神。這一切,都是為了減低人事成本,等他離去之後,公司的業績又會重新提升。日復一日的循環,就是他回來的目的!


最後,大家的迪士尼棒棒糖都吃完了,但沒有人想要再吃第二根。只能默默地從會議室離開。出去的時候,每個人都朝著超級巴鼻粒的座位望了一眼,確定他並沒有坐在座位上,才敢做鳥獸散,當做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


我想要重新整理一下情緒,不知不覺就走到了廁所。才剛拉下拉鏈,就發現原來旁邊站的就是超級巴鼻粒,他似乎並沒有注意到我。我也不想被他注意到,只想趕快抖一抖,然後就離開。就在這麼想的時候,他突然走到我身後,在我耳邊說了一句話:


「是玉樹臨風的人事整合專家。」


他聽到了。原來他什麼都聽到了!贛!真的是地獄來的順風耳。我抖了兩下,不知道是因為剛好尿完,還是被他嚇到咬冷筍。最後我看著他離去的背影,眼淚不自覺流下來了。


我下禮拜一定要換座位。我在心裡做了一個這樣的決定。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