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15日 星期日

英倫風防滑置物盒 防滑設計~不讓您的物品跑來跑去影響開車專注力



瘋賣文案舖


在我們公司的男性同事裡,最有女孩子緣的大概就非笑添哥莫屬了。每次看他和女同事們說話,總是逗得她們樂開懷,常常令她們笑得合不起來(我是指嘴巴)更別提午餐時間,他的座位兩邊四方八方,總是坐滿了女同事,她們還得用搶的才有辦法坐在他旁邊,晚來的就搶不到了。說笑添哥是公司版本的萬仁彌也不為過。
 
 
有次我覺得很好奇,到底笑添哥都用什麼辦法來吸引女性同事的注意,就趁著中午時間,跑得硬是比其他女同事來得快,去搶在他的座位旁邊。笑添哥看到他旁邊突然坐個男的,也是不禁皺了一下眉頭,雖然他覺得連男的都對他有意思,對他來說就跟呼吸一樣正常,但還是覺得有點兒怪怪的。後來我跟他表明了來意,希望從他這邊學到一點趴咩啊的技巧,他才願意讓我坐在他旁邊,不然餐廳保全就要過來把我架走了。
 
 
當公司的女同事們都在他身邊包圍式地坐好之後,每個人就開始拉著他的袖子,要他講幾個他的故事來聽聽。這時我才了解為什麼笑添哥的袖子時常是破的。話不多提,總之笑添哥就開始講起上次他遇到的一件奇聞...
 
 
「你們應該都認識材務長豬肝祥吧?有一次啊,我下班的時候走到停車場,正準備掏出我的馬車遙控器時,突然看到豬肝祥一個人走著,還抱著一個大背包,偷偷摸摸地跑到停車場。豬肝祥是一個很平靜淡定的人啊,那一天突然看到他神色緊張,跨上摩托車的時候還不時東張西望,似乎是很怕被人注意到。我在想,到底是怕誰注意呢?平時也沒有見過他那個大背包啊?
 
 
「我心裡一想,這其中肯定有什麼不對勁。我們這間公司的材水啊,全都歸他管,要是他打算把我們的材水全部捲走,帶著那個大背包潛逃怎麼辦?我自己是不打緊,但妳們可是要靠那些材水過日子的(他說到這裡,有幾個妹子讚許地點點頭,還用欽佩的目光看著他)所以我馬上就打電話跟我老婆說我不回家吃飯了,我有案子要查。然後我等到豬肝祥騎著摩托車離去後,才發動我的四輪大馬車去跟在他後面。
 
 
「雖然當天天色昏暗,而且又不能靠豬肝祥太近,免得被他發現後面有人在跟著,我開開停停,還是仍然追在他後面,緊咬著他不放。結果呢,他摩托車越騎越遠,後來啊,還整個都騎到山路上去了。我車子一面開,一面注意車上擺著的英倫風防滑置物盒裡的手機,藉著導航看看他到底是要去哪裡?先跟妳們說啊,這個是很危險的,不要學我知不知道?幸好雖然山路顛簸,英倫風防滑置物盒倒是挺穩的,手機怎麼晃都不會掉下來。
 
 
「跟著跟著,我看到他在遠遠一個地方停了車,背著大背包就往旁邊走。我下車一看,哇塞,那可是接近山坡邊的地方啊,這個豬肝祥,果然是要做著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就慢慢地跟在他後面。結果呢,果然讓我看到他在樹林裡挖洞,而且顯然那邊是做過記號的,他一看就知道要挖哪裡。我心想哇這不得了了,他該不會不是埋材水,而是要埋誰的body吧?但是一想,都跟到這裡來了,乾脆看個水落石出。
 
 
「眼見他一下子就把洞給挖好了,裡面居然還藏了個鐵箱,他抹了一把汗,打開鐵箱。我看一眼,果然裡面都是材水,這好小子真不知道藏了多少我們的血汗。我決定要揭穿這傢伙,立馬跳出來,從我的褲裝裡,掏出我傲人的十三點三八手槍(聽到這邊,我突然覺得這好像是虎爛的,他的褲袋裡有槍沒錯啦,但是不是十三點三八手槍,這個就有待商權了。不過似乎沒有人在意這個部分,相當專心地聽他說下去)我就大喊:別動!豬肝祥!你在做什麼!
 
 
「豬肝祥好像也被我嚇了一跳,轉過身來,包包裡的材水掉了一地。我的手槍還是對著他的臉,說:豬肝祥,這些材水是打哪兒來的?你到底汙了我們多少材水?快點從實招來,不然槍子可是不長眼的。豬肝祥臉色,我不騙妳們,真的嚇個跟豬肝色一樣,他立馬趴在地上說:不是啊!笑添哥,你聽我解釋!
 
 
「結果妳們知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嗎?原來豬肝祥藏的,是他自己的材水,不是我們公司同事的,這又怎麼回事呢?妳們記不記得,豬肝祥不久前才結了婚。他一結婚啊,家裡的材務全都歸老婆管,這有沒有好笑,身為公司的材務長,在家裡連一點管材務的權力都沒有,被他老婆管得死死的,每到月初發材水的時候啊,他老婆就要他把全部的明細啊、帳表啊,全都列好交出來。
 
 
「但是豬肝祥這小子啊,也想要一點兒零花啊,不然連想來瘋狂賣客買點什麼東西,都還要跟老婆寫請款單,等蓋完章才能買,這不是大笑話嗎?後來他就想到一個辦法啊,他就把公司發給他的材水,分成兩半,一半的材水跟明細呢,就交給老婆;剩下那一半怎麼辦?他又不能帶回家,只好放在公司裡,放到累積到一個量的時候,就用大背包裝起來,然後騎到深山裡,把這些材水鎖在鐵箱裡,等要用的時候再拿出來。雖然這樣比較麻煩,但至少不用過他老婆那一關,所以啊,再怎麼艱辛,他都願意做。
 
 
其實我覺得,夫妻之間尊重是一回事啦,可是像他怕老婆怕成這樣,好像也不太對勁。後來我們聊了一下,我教了他幾招跟老婆溝通的法子,他則是呢,先要我幫他保密。所以,今天講的這些都是秘密,妳們一個字都不能說出去,知不知道?說出去要是被他老婆聽到,他可慘的咧。」
 
 
女同事們馬上回答:「我們知道,我們絕對不會說出去的。」笑添哥也點點頭,說:「好啦,我也相信妳們不會講出去的。時間不早了,大家趕快把飯吃一吃吧。」
 
 
說到這裡,我才發現,我太忘我聽他講的故事,碗筷動都沒動過一下。真不愧是笑添哥,我真是跟他學到一課了。不過,飯吃到一半,我突然有個疑問,就悄悄地問他:「欸,笑添哥,那你的材水也都是給老婆管嗎?」
 
 
「笑話!她敢啊?」笑添哥倒是豪邁地回答:「她連我的材水單,看都不敢看一眼,我拿回家說來看一下,她還說不不不,不用了。你看,是不是?而且我家的材水是都給我管的,我沒跟我老婆要明細就已經算不錯了。」
 
 
「原來是這樣。」我點點頭,又一面看著公司裡女同事們望著笑添哥的眼神。我心想,他的絕招,我肯定是這一輩子都學不起來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