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11日 星期日

10000mAH蜜糖熊行動電源


任務好像是要拯救世界,又好像不是的老J從遙遠的西邊出發,一路靠北邊走,走了兩個多星期,終於看到了第一棟建築物,那是一棟方方黃黃、又臭又長的高聳大樓,不時從裡面發出一些奇怪的呻吟聲。

一聽之下,原來那不是呻吟,是瓦斯爐正在唱歌的聲音。老J用力吸了一口氣,聞不到任何味道,他說:「沒有人在炒菜,也沒有在炒飯。看來我是時候進去這個地方了。」

走進裡面,就看到他多年的老友賣ㄎㄎ正在玩弄一台很奇怪的電視遊樂器,遊樂器被他五花大綁,吊在天花板,再仔細一瞧,原來不止一台,有大約五六十台遊樂器被他綁在天花板,看起來跟曬肉乾沒兩樣。老J好奇地問他:「我說賣ㄎ,這麼多年沒見,你現在在搞遊樂器事業嗎?」

賣ㄎㄎ轉頭一看,說:「喔,原來是老J啊。我這母系在搞遊樂器事業拉,只素乾好昨天有粉多遊樂器,像掉到我家後院裡,偶一俗心血蘭潮,就把它悶錢都抓起來,綁拽一起玩弄它們拉。」

老J抬頭望望這些遊樂器,心想也是啦,聽說有個叫做溼蘭里卡的地方,在那邊會下魚雨、下蝦雨,在我們這裡,下點遊樂器雨,好像也算不了什麼,就算下的是蜜糖熊行動電源雨,也不是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事。只是把遊樂器綁在天花板玩弄它們,究竟是為了什麼呢?老J雖然很想知道答案,但畢竟這不是他來這邊的目的。他清了清喉嚨,對賣ㄎㄎ說道:「好啦,老油,現在不是玩弄遊樂器的時候了。快點跟我一起去拯救那些失葉的樹吧!」

時間似乎被凍結了一樣,停頓得就跟消少爺小便的時間一樣久。賣ㄎㄎ終於回過頭來,說:「偶說老油啊,偶素粉想跟尼一起去拉,蛋素尼也看到拉,偶現在就素每天都在玩弄這些遊樂器,夠著粗或玩落的生猴,什麼正訴都沒辦花做拉!就黏什摸熊心壯志也多沒拉,偶沒辦花跟尼去拉,搜哩拉。」

大概花了五分鐘的時間,老J才終於聽懂他在說什麼,本來老J還想說服他,但是賣ㄎㄎ轉身繼續去玩弄他的遊樂器,不再理會老J了。

老J歎了一口氣,早知道他當初就不要走這麼遠的路過來,繼續窩在他的大石頭裡面看市堅晴就好了。但是沒有辦法,他已經答應隔壁老王的要求了。答應人家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這是他老木教導他的道理。

他正準備要離開時,突然一個聲音從後方傳來,說:「老J,我跟你去吧!」

回頭一瞧,原來是賣ㄎㄎ的大兒子阿貢,阿貢長得跟他爸爸有點像,就是頭髮短了點,也沒有他老爸那張四字嘴。老J問阿貢:「你真的要跟我一起去?」

阿貢點點頭,說:「我也已經長大了,是該去冒險的時候了。」

老J望了望賣ㄎㄎ,賣ㄎㄎ點了點頭,說:「做孩煮跟尼企也好拉,不蘭他在家也煮素兜一張嘴粗換。」

老J又問了阿貢:「那你知道我們要去做什麼嗎?」

阿貢搖搖頭,說:「我不知道,你告訴我吧。」

老J也搖搖頭,說:「其實我也不知道,我還以為你知道咧。」

阿貢回答:「你不知道,那你還問我?」

老J又說:「我就是不知道,才會問你嘛。要是知道,就不會問你啦。」

阿貢問說:「那我們到底要去哪?」

老J說:「這是第二個問題了,我還沒有想到那麼遠。」

阿貢又說:「那我們不如先別出發了,你在我們家住下來吧?」

老J說:「也好,這樣我就可以在你們家看市堅晴了。」

這時又是一把聲音從遠方傳來:「市堅晴已經演完了,你們兩個誰也別想留下來!」




往聲音的方向看過去,原來是賣ㄎㄎ的老婆、阿貢的老木掉毛巾,正站在廚房的門口。掉毛巾雙手交叉放在胸前,憤怒地看著他們兩個,說道:「在我家白吃白喝的人已經夠多了,不能再多你老J一個,何況你老J又這麼會吃,我們家總有一天會被你吃光。」對著太陽落下的方向一指,說:「你們就往那個方向去吧!你們會走到神經病王國,到那邊可以找到你們要的答案,你們要的冒險。」

老J和阿貢互望一眼,問掉毛巾:「妳真的知道?妳真的要讓我們去?」

掉毛巾點點頭,說:「你們快出發吧,這條路上充滿危險,特別是太陽落下的時候,你們很容易被灑滿糖霜的包子打到頭。」

「既然如此,那麼我們就快點走吧。」老J話剛說完,就從賣ㄎㄎ家的窗戶跳了出去,這邊是十五樓。小朋友,叔叔是有練過的,千萬千萬不可以模仿,知道嗎?

阿貢沒有馬上跟著老J走,只是站在那邊看著掉毛巾,掉毛巾氣沖沖地說:「看什麼看!不會回家看你老木啊!」頓了一下,又說:「喔對,我就是你老木。」

阿貢跑過去抱住他老木,說:「阿木,今天是母親節,我就要出發去了。哩一定愛玻重耶!母親節快樂!」

掉毛巾差點沒有把三字經和今天早餐從嘴裡吐出來,只是淡淡地說:「好啦,你快去吧!再晚就來不及了。」

阿貢這才轉身離開,但他沒有從窗戶跳出去,而是坐電梯到一樓。走出大樓,看到老J已經把自己包紮好,連石膏都自己上好了。阿貢問:「老J,你沒事吧?」

老J說:「沒事,只是斷了幾十根骨頭而已。」

阿貢說:「好吧,那麼咱們就出花吧!」

老J笑說:「你跟拎老北說話越來越像哩。再過幾年就沒有人聽得懂了咧。」

阿貢紅了臉,結結巴巴地說:「才、才抹有這肥訴咧!」

老J又問:「對了,那你有看到市堅晴的結局嗎?」

阿貢回答:「有啊,最後市堅和阿晴結婚了,然後笑添後來再也不添了。」

兩人邊走邊聊,就這樣走往太陽落下的方向。



遠遠的大樓裡,掉毛巾看著兩人像是螞蟻般越來越小,直到路的盡頭。賣ㄎㄎ假裝正在專心玩弄遊樂器,其實他一切都看在眼裡,他對他謀仔說:「尼根本就粉擔心蘭阿貢耶,丟謀?」

掉毛巾沒有轉頭,冷冷地說道:「怎麼可能,他走了家裡才不會又吵又亂。」

賣ㄎㄎ又說:「還搜咧,尼民民就跩掉眼淚。」

掉毛巾不再說話,只是看著兒子前進的方向。

孩子終有一天會長大,但不管他們變得多麼強壯、多麼勇敢,他們永遠是媽媽心裡那個愛哭的孩子。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