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6日 星期二

旺德DECT數位無線電話(WD-6101D)


往天團的倒數計時 <6/6>



所有人的眼光都隨著賣斗大叔的手指看過去,最後停在Fun姐的身上。

「Fun小姐,」賣斗大叔說道:「兇手就是妳。」

「我?」Fun姐疑惑地問:「你說我就是兇手?」

「怎麼可能!」鯊魚妹發出不平的抗議:「Fun姐對我們都很好啊!就像我們的姐姐一樣。」

「對呀!亂說也要有個限度!」搖搖也抗議:「我們每個人都有嫌疑,就是Fun姐不可能!」



         。。  
「越是不可能就越是可能,」賣斗大叔仍然堅持著:「Fun小姐,我記得妳確實說妳並不知道阿牛有在吸毒對吧?」
    。。
「對,我完全不知道,」Fun姐回答:「我也是剛剛才知道他是吸毒過量而死的。」

「什麼時候知道的呢?」賣斗大叔又問。

「在練團室裡,我聽到這位員警先生,」她指著老K警官和身旁的警員:「在向這位警官報告時,說他是吸毒過量加上激烈運動,所以...」
 。。。 
「練團室裡嗎?」賣斗大叔說道:「我記得當時只有我跟老K警官,還有這幾位警察先生在裡面而已。」

「我是站在外面聽...」Fun姐說到這裡,突然閉上了嘴。



「這裡是練團室,」賣斗大叔點點頭,轉頭問阿熊:「為了讓搖滾樂團練習用的練團室,通常都會做加強隔音的效果。是吧?」

「雖然有做隔音,不過太大聲的話,還是會傳到外面來。」阿熊回答:「所以我們盡可能把練團室做在裡面一點的位置。」
      。。。         。。。
「是的,除非太大聲,否則練團室外面是不可能聽得見的。」賣斗大叔看看那位警員:「我相信你的聲音絕對不可能超過樂團練習的音量吧?」

「報告,是的!」警員很大聲地回答,然而音量也是如此而已。




「這麼說來...」老K警官邊回想邊說:「妳一進來就說...」

「我相信他吸毒一定是有什麼苦衷的。」
     。。。                             。。
「是的,妳一開始就知道他是吸毒過量而死的。」賣斗大叔又說:「因為這早就是妳預謀的犯罪!」

「什麼!!!!」所有的人異口同聲地大叫,看著Fun姐。

現場一片安靜,靜的連呼吸聲都聽得一清二楚。



Fun姐還是維持一貫的平靜,從口袋裡拿出根菸,靜靜地點著。(吸菸為戲劇效果請勿模仿)

「他很痛苦,」Fun姐的聲音顫抖地說著:「雖然我們這個團的名氣不算小,但是畢竟還是有主流市場的壓力在。」

「要維持這樣是很不容易的,」她又繼續說:「所以我為了減輕他的壓力,準備了這些給他。」

「事實證明,對他來說的確很有效,」Fun姐笑了笑:「雖然很傷身體,但是唱厚樂團的確即將打出一片天了...」




「這樣不是很好嗎?」鯊魚妹不解地問:「我們越來越見起色,而且也有大廠牌願意跟我們簽約了...」

「就是這樣,他才更痛苦!」Fun姐回答:「他不願放棄原先的風格,但又不希望你們因此而無法進入主流,所以...」

『Fun姐,請給我多一點吧!』回憶中的阿牛對著Fun姐說道:『比平常多一些就好...』

『阿牛!這些量...你會出問題的!』Fun姐試著阻止他:『你要知道,這不是糖果,吃多了會要命的!』

『無所謂...』阿牛笑了笑:『怎麼樣都無所謂了...』




「所以...」抓抓抓了抓頭:「嚴格說來,阿牛算是...自殺?」

「吸毒本來就是自殺,」Fun姐回答:「我是幫助他自殺的共犯,事實上我真的是兇手沒錯。」

「先帶下去吧。」老K警官向員警們揮了揮手:「有關毒品的來源,我們會繼續追查。」

「追查不完的,」跟著警員們的走出去的Fun姐說:「這個社會,本身就是一顆大毒藥了...」




「哼,真是無聊!」阿九哥吐著菸圈(抽菸為戲劇效果請勿模仿)說道:「這個樂團我看完了,我是不會跟你們簽的。」

「不跟你簽,我們也是走得下去的!」鯊魚妹大吼:「我們才不要你的施捨,快滾!」

「哼!你們等著被淘汰吧!」阿九哥不屑地走出去。



「那現在我們怎麼辦?」搖搖問道:「該不會真的又要我回去當主唱吧?」

「總會有辦法的,我想...」鯊魚妹雖然想說些什麼,但又說不出個所以然。

「能照以前那樣就好了,」抓抓說:「只可惜,失去阿牛的我們是再也回不去了...」

「就寫些會讓主流市場喜歡的歌不就好了?」站在旁邊的阿熊搭腔:「反正你們終究是要往這條路發展的,不如就先這樣吧?」

三個人看看阿熊,覺得他說的好像有點道理,似乎真是非如此不可了...




走出樂器行,已經天亮了,太陽正從黑暗中出現,照亮整條街。




「哎,真是苦了我這把老骨頭。」賣斗大叔伸伸懶腰說道:「每次都遇到殺人事件,這教我怎麼凍ㄟ條?」

「爸~你今天表現得很好啊!」小玫說道:「沒有人會像你一樣這麼快就破案的耶!」

「啊?喔!沒什麼啦!哈哈哈哈哈~」得意的賣斗大叔笑著,但似乎他已經不記得剛才發生過的事了。

「唉...」小快倒是一付不開心的表情:「沒了唱厚樂團,我們的明天該怎麼辦呢?」




「唱厚樂團不會消失的,」搖搖說道:「明天開始會更好,我們還是會振作的,讓你們看到不一樣的我們!」

「真的嗎?」聽到這句話,小快的陰霾掃了一半。

「應該是吧...」搖搖還是搖了搖頭:「誰也不知道明天會怎樣,但是我們還是要抱持希望。」

是的,凡事總要抱持著希望。

雖然黑夜總將到來,但是也總會有光明到來的一天。

在那一天到來之前,離去的過往已是過往,永遠要以迎接光明的心情來看待未來...





---------片尾曲---------------


工商服務時間:旺德DECT數位無線電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