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2日 星期五

【55折↘↘】精湛工藝-豪華紅酒開瓶組~美觀大方輕鬆好用!專業度100% 加贈:美國Rubbermaid樂柏美PP冷溫兩用吸管水壺473ml﹝1入﹞)


往天團的倒數計時 <2/6>



「真是太棒了~可以去看唱厚樂團的練習耶~」小玫興奮地叫著。

「對呀!怎麼會有這種難得的機會!喔~快幫我看看我今天髮型怎麼樣?」小快也迫不及待地猛照鏡子。

「拜託~這到底有什麼好了?」賣斗大叔搖了搖頭:「現在的年輕人喔,真不知道在想什麼,連看人家那卡西的練習也覺得很嗨。」

「哎唷!爸~這你不懂啦~」小玫掩不住她的欣喜:「他們可是唱厚樂團耶!什麼那卡西~你太沒禮貌了啦~」

「啊...青菜啦~」賣斗大叔搔搔他的小鬍子:「反正今天老爸是跟定了,管他是唱厚樂團還是唱衰樂團,我都不會讓他碰我女兒一根毛的~」

「厚~真是掃興~」小玫嘟著嘴喃喃自語:「哪有人去看表演還帶爸爸的,很丟臉耶...」




三個人一路走著,走到了巷子裡的樂器行。

「唷~妳們來了!」坐在門口摩托車上的小夥子,一看見少女們就打著招呼。

「阿熊哥,謝謝你~」小快露出戀愛中少女才有的欣喜笑容:「要不是你幫忙,我們根本沒辦法看他們練團~」

「沒什麼啦~為了妳...」阿熊的目光突然移到賣斗大叔身上,皺著眉頭:「這位是...」

「啊...他...他是...」小快支支吾吾地,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我是小玫的爸爸,小快她爸爸的換帖!」賣斗大叔露出一臉兇樣:「我警告你啊,小夥子,你要是想碰她們一根毛的話...」

「好了啦,爸~」小玫趕快制止他:「阿熊哥,那我們可以進去了嗎?」

「喔...喔!可以啊,他們已經在裡面準備了。」阿熊哥往前走去,又瞥了賣斗大叔一眼:「跟我來吧。」




「來喔,一、二、三、四!」

狹小的練團室裡,充滿著熱力的聲響與節奏,四個人正在賣力地練習新歌。

小玫和小快開心跟著節奏扭著,賣斗大叔則是捏著耳朵皺著眉,一旁的阿熊看了覺得暗暗好笑。

最後大叔覺得真的受不了了,他只好繼續捏著耳朵走出來,到比較聽不到聲音的地方。

「呼~這到底是什麼鬼啊?」他不禁說著:「現在年輕人都聽這種東西喔?」

他信步走了出來,看見兩人站在樂器行的附近。




一個是穿著普通的女子,有股讓人覺得鄰家大姐的感覺,另一人則是刻意的時尚打扮,跟他的氣質倒有點出入。

「他們是很有潛力的樂團對吧?」那名女子說:「我相信,如果靠著他們的風格...」

「只靠風格是不行的,」時尚打扮男子打斷了她:「妳要知道,這種風格雖然很獨特,但畢竟還是只能吸引小眾族群。」

他點了根菸(吸菸為戲劇效果,請勿模仿),邊吐煙邊說:「要知道,流行市場是很嚴苛的,我也想讓他們成名,但是...」

話只說到這裡,女子低下頭說了句:「我會再跟他們說說的...請你多等等。」也就沒再說什麼。




奇怪的兩人,賣斗大叔想著。

兩人似乎還說了些什麼,但是聲音太低而聽不清楚。

然後,一聲慘叫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是從樂器行裡發出來的。




賣斗大叔和另外兩人一聽到慘叫聲,也立刻往樂器行裡跑去。

到達練團室的門口,只見到兩位女高中生慘白的臉,掩飾不住的驚慌害怕。

就連看起來吊兒郎當的阿熊,此時也變得面無血色。

「怎麼了?小玫?」焦急的賣斗大叔問著女兒。

只見小玫顫抖的手指,搖搖晃晃地指著練團室裡。

順著手指的方向,賣斗大叔透過玻璃看著裡面。




只見主唱阿牛倒在血泊中,一動也不動。

所有的團員看著他,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

練團室的一面牆上,鮮紅的血跡順著流到地板。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那一男一女也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發生了神秘的練團室殺人事件了!

在練團途中突然暴斃的主唱,帶有各種犯案理由的嫌疑人們。

究竟誰才是兇手呢?

唯一看透真相的,是外表看似大叔,智慧卻超乎常人的名偵探賣斗!!




賣斗大叔:「咦?是...是這樣嗎?」

當然是,讓我們進廣告。



---------進廣告---------------

工商服務時間:精湛工藝-豪華紅酒開瓶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