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12日 星期一

瘋狂賣光光 Sani Sani 日系珊瑚絨睡袍系列 多款任選


<賣抖偵探> 第65幕 

夜正深,阿爽站在警局門口,看著這一片表面的祥和寧靜。

「潛藏著恐怖吶~」他想著,「都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下午他們發現了那幅洋房相片的異樣之處,享哥跟摔倒哥就急急忙忙趕到老洋房去了。

在老洋房真的能找到什麼嗎?他又想,難道洋房真有什麼玄機?






相片裡的洋房,面對著老街的一邊,幾棵老樹殘存無幾。

老街上是一群小孩子,背對著洋房,面對鏡頭。

整個相片看來都沒有問題,然而,所有看過這張相片的人,卻都感到一種奇妙的違和感。

違和感在於:他們全都站在洋房的後門前。





現在的洋房,後面是一片森林,而老街則是在正門的方向。

陽台也是不同的位置。

而阿爽他們從小記得的老洋房,和這幅相片是完全不一樣的。

阿爽的另一個疑問也來了:「莫非現在這棟洋房,是重建的?」

但又為什麼要重建呢?






「喂!今天剩你留守啦!」他還在疑惑中,瀟灑跟敖敗來了,一人提著一手的啤酒。

「別來啊!我現在還在執勤!」阿爽阻止他們上前。

「誰說給你喝的?」敖敗拿起一罐就喝,「我們是要喝給你看的。」

「烤!你們真是夠意思!」






三個人坐在警局門口,就這樣繼續迎接深夜。






「享哥他們到老洋房去了,」阿爽看著兩人喝得很爽,自己倒是不怎麼爽,「那個叫賣抖的偵探也在那邊。」

「說到這個賣抖,」瀟灑已經喝第三罐了,「聽說是你們分局長的同學?」

「聽說還是個天才,」阿爽說,「他在查的事件,沒有一件不破案的,說也奇怪,不知道他怎麼辦到的。」

「既然這麼厲害,為什麼不繼續待在警界?」敖敗說,「是說出去當偵探比較好賺嗎?」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阿爽看看牆上的時鐘,他多希望換班的早上八點快點到來,「這個人神神秘秘的。」

談話間,一輛黑色轎車從警局前呼嘯而過。






「都什麼時候了,」敖敗看著那輛遠去的汽車,「總幹事竟然還在路上跑來跑去。」

「他好像晚上都會去人家的家裡收一些廢紙吧?」瀟灑也開了一瓶新的啤酒,

「前幾天我搬相片去麻將室的時候,在路上也遇到他,他還以為我是要拿去燒的咧!」

「要當個模範社區的總幹事也不容易啊。」敖敗讚嘆似的說著。

「結果那相片還真的被燒了,」阿爽說,「搞得現在我們晚上都沒事做。」






「趕快找一間新的麻將室吧!」三個人不約而同地唉了一聲。







---------------------進廣告-------------------------

工商服務時間:Sani Sani 珊瑚絨睡袍系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