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7日 星期一

瘋狂賣光光 WENGER 24用 瑞士刀


<賣抖偵探> 第05幕 


賣抖探長回到他的住處,窗外的大雨看來似乎並沒有要停的意思,屋頂的瓦簷被雨滴敲得答答作響。

他拿出自己照的幾張照片,今天的命案現場照片。老實說,他沒有把握那到底是不是命案現場。

在某個寧靜的社區裡,一棟廢棄的老洋房,在昨天夜裡突然起火,即使大雨滂沱,也沒有阻止火勢的蔓延。

幾個路過的青少年發現失火,立刻通報消防隊,但是消防隊到的時候,火已經熄滅了。

在焦黑一片的現場,他們發現了一具屍體。




警察到達之後,發現這件事不太尋常,局長立刻打了通電話給還在徵信社裡睡覺的賣抖探長。

賣抖探長到了現場,也看見了屍體。

屍體以倒吊的方式,全裸地掛在天花板的吊燈上。

奇妙的是,雖然整個現場被火燒得面目全非,整個吊燈以及屍體,卻完全沒有被火舌吞噬的跡象。

如果吊燈是防火材質,沒有燒焦這一點還說得去,屍體...屍體卻完好無樣,不可能在起火前就掛在洋房裡。

但是據通報的年輕人們說,他們從起火前就在那附近,直到消防隊和警察到來,他們才離開現場,當中並沒有看見過任何人進出。




「這棟洋房有別的出入口嗎?」摔倒哥在為他們做筆錄的時候曾經問過,但是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

「我們從小就常常去這棟洋房探險,」其中一個嚇壞的女孩說,「曾經有另一個入口,但是那邊早就被水泥堵死了。」

「是在什麼時候灌了水泥呢?」摔倒哥問她。

「不知道,我也是聽人家說的才知道有另一個入口,從我知道的時候就封死了。」女孩如此回答。




「也就是說...屍體不是在起火之後才移動到那邊...」賣抖喃喃自語:「但是如果一早就掛在那裡,發生火災的時候應該就會被燒掉了才對啊...」

屍體完好無缺,除了身上的某些部分之外。

「臉部被刀劃得不成樣子,而生殖器官也被除下。」警探享哥跟賣抖說:「看起來很像某種宗教儀式。」

賣抖看著屍體的照片,背上感到一陣不寒而慄。

除了沒有火吻的痕跡,整具屍體全身充滿了傷痕,簡直就像...




他搖搖頭,想把那影像從回憶裡掃去。

但是那回憶如同噩夢一般,你越是不想去碰觸,它就靠你越近。


---------------------進廣告-------------------------

工商服務時間:WENGER 24用 瑞士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