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30日 星期日

(原價7990)日本brother生活大師縫紉機LS-2125


老舊的縫紉機嘎嘎作響,她不禁想著:如果有台日本brother生活大師縫紉機LS-2125該有多好?就不用這麼累了。

話雖如此,她還是認真地在做著手上的工作。

電視上正播著一貫的假日猜謎節目,穿著奇裝異服的主持人說道:「好了,昨天的答案是五月花,為什麼呢?因為五月花衛生紙(未生子)!恭喜名為賣客歷險記的朋友答對了!接下來是今天的題目:饅頭假裝是肉包,猜一藝人?我想你們一定都猜不到的!趕快寄明信片來,說不定下一個猜謎王就是你!」

節目還是這麼無聊,她想著。

「好了,完成了。」她滿意地拿起作品,一件南瓜娃娃的小衣服。

她細心地把衣服穿在南瓜娃娃身上,準備明天一早掛在店門口。

這時突然有人敲門,令她嚇了一跳。

「這麼晚了,是誰呢?」

門開了一個小縫,並沒有見到任何一個人。

地上卻有個小娃娃,是個手工精巧的南瓜娃娃。

「怎麼會有個南瓜娃娃呢?」她越想越覺得奇怪,但還是伸手將那個娃娃拿進來。

有封信夾在娃娃身上,她關上門,將娃娃放在桌上,然後才打開那封信。




「妳好,很冒昧在這麼晚的時候打擾妳。」信的字跡相當工整,簡直像是用印刷版印出來的一樣漂亮。

「如果可以,我希望能當面對妳表達仰慕,但請原諒我們並沒有勇氣向妳訴說我的不情之請,這是一個任性的要求,妳絕對擁有拒絕我的權利,但是我衷心希望妳能答應我。

「我是個住在附近的農夫,擁有一小片田地和三個可愛的子女。我們過著雖然貧窮但是知足快樂的生活,可說是對於現況相當滿足的一家人。

「我的女兒梅莉惹,正是應該過著愉快童年的七歲孩子。我和妻子對她特別寵愛,她希望在今年的萬聖節時,穿著可愛的小南瓜裝,帶著她的南瓜娃娃和兄弟們去參加活動。她是家裡對這件事最重視的孩子,我和妻子也為了她特別準備服裝和道具,就是這個南瓜娃娃。

「然而,老天卻對我們家開了一個玩笑。

「幾個月前天氣乾熱,她和兄弟們正在穀倉玩耍,卻不知怎地燃起了火頭,整個穀倉如火球般燃燒起來,而她…

「她與她的兄弟們不幸被火燄吞噬,在那應該是光輝燦爛的七歲童年,結束了她短暫的生命。

「我與妻子悲痛不已,但是仍希望能滿足她生前最大的願望,參加萬聖節的活動。

「我向很多的朋友打聽,知道妳是鎮上手藝最好的縫紉師傅,妳每年都會在萬聖節時準備南瓜娃娃的衣服,孩子們都很喜歡妳所做的衣服。我想如果我的女兒還在,她一定也會喜歡妳的手工。

「這個南瓜娃娃,是我與妻子對女兒最後的回憶,如果可以,我希望妳能為它製作一件衣服,將它掛在妳的店門口,好讓來訪的人們能注意並誇獎這個可愛的南瓜娃娃。

「說來真是難為情,因為穀倉失火的緣故,我們並沒有任何可以回報妳的作物,只能對妳表示無盡的感激。我們只能獻上最誠摯的祝福,希望妳的身體安好,能為更多的孩子們製作衣服。」

看完這封信,她輕輕地把信收回信封裡,並拿起那個南瓜娃娃。

那個南瓜娃娃相當精細,應該也是鎮上某位有名的雕刻師傅所製作的,從這裡可以看出那對農人夫婦真的很重視他們的女兒。

「好吧,看來也不是什麼壞事。」她下了這個決定,又坐回縫紉機邊,但是心裡還是想著這個時候如果有日本brother生活大師縫紉機LS-2125該有多好。




第二天,她的店門口,擺著一個手工精巧的南瓜娃娃,穿著一件她最滿意的衣服。

來往的人們總會停下腳步,欣賞這個美麗可愛的娃娃。

「這真是太漂亮了。」他們總是如此讚嘆著,這讓她也很開心。




下午的時候,卻有個奇妙的訪客來到她的店裡。

「郵差叔叔,來喝個茶吧!」她熱情地招呼那位在鎮上服務多年的老郵差,「有我的信件嗎?」

「不,不是妳的信件。」老郵差坐在木頭椅子上,椅子發出了軋軋聲。

他喝了口茶,將杯子放在桌上,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才仔細看著那個南瓜娃娃。

「今天早上我經過這裡的時候,看見妳店裡的這個南瓜娃娃,一直認為很眼熟。我覺得我見過這個娃娃,所以才又過來確定一下。」

「這個娃娃很美吧?」她說,「如果我把這件事情告訴你,你肯定會嚇一大跳。」

她把那封信拿給老郵差,他閱讀了很久,然後才點點頭。

「果然,我想的沒錯。」老郵差摸了摸他斑白的小鬍子,「這個娃娃,的確是屬於鎮外的一個農家,我曾經送信過去,而見過這個娃娃。」

「他們很重視他們的女兒,」她不禁嘆了一口氣,「可惜...」

「是很可惜,那是個可愛活潑的孩子。」

「郵差叔叔,你能幫我送個口信給他們嗎?」她對老郵差做了一個要求:「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能留著這個南瓜娃娃,而且每年都會幫它換上不一樣的新衣服,如果他們願意的話,每年路過的人們,都會見到這個美麗的娃娃...」

「妳可以保留這個娃娃,」老郵差說:「我想他們一定會很高興妳做了這個決定的。」

「我想他們可能不願意我當面拜訪,但是如果可以的話…我想寫封信給他們!」

「不,」老郵差慢慢站了起來,「妳的心意,一定已經傳達到他們那邊了。」

他走向門口,又向著娃娃看了一眼,平靜地說:「幾個月前的火災,在穀倉失去生命的,不止是三個孩子,也包括了孩子的父母親。」

「咦?」她有點懷疑自己的耳朵,「可是...」

老郵差點點頭,「也許是他們的朋友,或者…是他們最後的心願。」




她佇立在店門口,和南瓜娃娃一起目送老郵差離開。

夕陽西下,已經是人們準備回家吃晚飯的時候,也是她準備打烊的時候。

「離萬聖節還有幾天。」

她收拾了門口的擺飾,最後拿起那個南瓜娃娃。

「我再幫你做頂帽子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