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26日 星期三

原價(4980)【美國KARL KANI】高質感百搭超保暖連帽羽絨外套 多色任選


又是一個陰暗的下雨天。

這樣的日子,就算是像蕭孝這樣勤奮的傑出青年也會賴床。

然而,對賣抖探長來說,案子是不會挑天氣發生的。

早晨,他接到一通電話,是來自警察局長K粉的緊急電話。

「發生什麼事了?」通常K粉是不會這樣一早打電話來的,通常只有借錢的時候。

「當然是發生大事了!」電話的那一頭聽起來相當緊張。

「好吧,我馬上過去。」賣抖探長穿上【美國KARL KANI】優質感古典圖騰連帽羽絨外套,從溫暖的小套房裡走出去,進入大雨中。

如果外面的人看到他,肯定不會認為他是個私家偵探,比較像個時髦的上班族。

走到K粉局長給他的那個地址,現場已經被警察和記者包圍了。

「不好意思,這裡不能進去。」一位穿著制服的警察站在面前,攔住了賣抖探長,後者嘆了一聲。

「你是新來的吧?」賣抖探長敲了敲那位制服警察的警徽,發出清脆的聲響,「如果不想下次被派去站交警的話,就趕快讓我過去。」

「先生,你不能...」制服警察還想說些什麼,身後的警探大喊:「賣抖!你來了怎麼不早說?快快快!」

「知道了!」對著那位警探喊回去之後,賣抖探長向著制服警察眨了眨眼,接著就走進了現場。

犯案現場燒出了一大片痕跡,而屍體卻完好無缺,看起來簡直就像是把房子燒掉之後才把屍體安置好的。

「但是現場卻沒有任何腳印或是移動過的痕跡,」方才的那位警探享哥,告訴賣抖探長:「這棟房子多年沒有人住了,今天清晨莫名起火,但是消防員來的時候火已經滅了。」

他向著客廳(至少那地方曾經是客廳)指了指,「接著就發現那具屍體。」

屍體以倒吊的方式掛在天花板上,雙腳的腳踝由一條鐵鍊綁著,連接天花板上的吊燈。

「看起來很像某種儀式,」賣抖探長繞著屍體旁的圓圈走了一遭,「這附近的住戶怎麼說呢?」

「至少在清晨起火為止,都沒有人看到有可疑的人經過。」享哥翻了翻筆錄,「這地方民風淳樸,也不曾發生過什麼事件。」

「在白紙上滴了一滴墨水,卻沒有人知道墨水從哪裡來的。」賣抖探長看著那具倒吊的屍體,附近的警員已經拍完照片,驗屍官安捏乾好也到了。

「總之,先確定死者身份,還有死因吧?」享哥說,「每隔幾年就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啊...」

「慢著,這裡有點兒古怪,」賣抖探長走到玄關邊,蹲下來摸了摸地上的灰燼,「底下有字。」

掃了一掃,發現地上真的有幾個字...

「最陰險的一條河?」

賣抖探長念著那幾個字,一旁的享哥卻完全摸不著頭緒,「這是謎語?」

「說不定是兇手留下的,」賣抖探長站了起來,看著窗外的大雨,「這樣的陰雨天,似乎還是待在家裡比較好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