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21日 星期日

《開學要認命》TOSHIBA 東芝 Satellite C640 PSC00T-00K00R


他在狹小陰暗的房間裡,打開他的TOSHIBA 東芝 Satellite C640筆記型電腦,連上網路。

這是他最喜歡的一段時間,把自己的現實生活完全忘掉,投身在虛擬的世界裡。

在白天,他只是個普通的上班族,飽受主管的責罵和無聊透頂的會議。

在夜裡,他是無所不能的刺客,穿梭在各大城市與遺跡中冒險。

這個晚上,他的刺客來到新上線的副本任務裡。

除了他之外,還有一個女法師。

他們倆並沒有太多的交談,只是默默地合作完成了自己的任務。

「剛剛那個巨魔的攻擊,真是好險。」

完成任務之後,兩人回到工會的聊天室裡,才開啟了話匣子。

「是啊…幸好我們合作無間。^^」

他不知道對方是什麼人,是男或是女,但是他直覺和對方很投緣。

「妳願意聽我說個故事嗎?」他說。

「好啊。我最喜歡聽故事了。」她回答。

上鉤了。他心想。

編造故事是他最拿手的,這招使得他不但是遊戲裡強悍的刺客,也是現實世界中擄獲少女心的偷心賊。

「我在玩這個遊戲,其實是想找人。」

「找人?莫非是你的初戀情人?」

「不…我的意思是,我在想,在這偌大的虛擬世界裡,總會有個不管在網路或是現實生活中和你交心的人,妳懂這個意思嗎?」

「我懂,你是想把妹吧?」

「妳要這麼說我也沒辦法反駁,只是…很久以前,我的確找到了這個女孩子。」

「哦?」

「是的…在我們解開了數個副本任務之後,我發現我們很了解彼此,而且是合作無間的夥伴。最重要的是我們也很談得來,總是會有說不完的話題,不論是遊戲或是真實世界,我們的交集比別人多更多。」

「對方也是這麼認為嗎?」

「我想應該是吧…幾個月之後,我們終於約好了要見面。」

「真的嗎?那你們見面之後有乾柴烈火般的熱戀,或是被現實的殘酷真相燒成灰燼呢?」

「不…事實上,我們後來沒有見到對方…應該是說,我再也沒辦法見到她了...」

沉默了一陣子,他心想:接下來才是好戲呢。

「...發生了什麼事嗎?」對方顯得很好奇。

「那天,是個下雨天,我們約好要在台中火車站前的廣場見面。她說她會戴著一頂紅色的蝴蝶結,穿著一襲連身的洋裝來見我。我說我會戴著一支紫色的大耳機,拿著一支藍色的雨傘,傘不大,但是夠兩個人撐著。

「但是,我左等右等,卻等不到她的人。

「我不認為自己是被鴿子,也許是她有某些理由耽擱了。所以當晚我回到家裡,上線準備問她怎麼了。但是,卻始終沒有看到她上線。」

「…你好可憐喔。她應該是不想見你吧?」

「不…事實上,過了幾天,有個曾經在工會裡的夥伴問我一件事。他問我知不知道她發生了什麼事?」

「她發生什麼事?」

「我當時也不知道,後來他告訴我,她在我們約好的那一天,出了車禍。」

「出了車禍?」

「.............是的,一個喝醉酒的貨車司機,在視線不良的下雨天,開著快車,急駛在路上。那時,她正趕著要出門,她…她急著要赴約。」

「……………………….」

「故事就是這樣,我從此沒有再見過她,甚至連她…連她的告別式在哪裡都不知道。我離開了原本我們所在的伺服器,用我的方式懷念她...」

「………………………」

對方又是一陣沉默。

這樣的故事沒有人不傷心,沒有人不動心的,他心想。

接下來他只要扮演好一個心碎的角色,等著對方溫柔的撫慰。

「…我想問你一件事。」過了許久,對方敲了幾個字。

「請說。」

「如果,只是如果。你有機會再見到她,你會把握她嗎?」

「我會的,我一定會。到目前為止,我沒有遇過像她這樣讓我心動的人,即使我們從來沒有見過面。但是...」

但是根本就沒有這個人,他心想。

這一切都是杜撰出來的故事,為了滿足他的欲望而編造的肥皂劇戲碼。

然而,對方卻出現了讓他摸不著頭緒的回應:

「我知道了。」

「妳知道什麼?」他回應,莫非對方發現他的破綻了?

「如果她出現在你面前,或是像她的人出現在你面前,你會好好把握住她,不再讓她消失,對吧?」

「是的...」幸好,對方看來沒有發覺,而且看似一步步踏入他的陷阱裡。

只要對方願意以自己的方式,成為他心中的那個女孩,那就足夠了。

於是他又敲了幾個字:「不管她是如何的模樣,只要她能出現在我面前,我一定會好好把握住她。不,我會緊緊抱著她。」

「…好的。我相信你會這麼做。」

他看見這段話的同時,對方已經下線了。

怎麼回事?他納悶著,對方網路斷線了嗎?

他等了好一陣子,卻沒有等到對方上線。

哎哎,失敗了啊!我還以為很成功呢!他心想。

他下了線,把TOSHIBA 東芝 Satellite C640筆記型電腦關機。

正準備要去洗澡的時候,門鈴聲卻響了。

「這麼晚了,是誰啊?」

該不會又是隔壁喝醉酒的大叔亂按門鈴吧!真是夠了。

他氣沖沖地打開門,打算教訓大叔一頓,眼前的景象卻讓他呆住了。

一個穿著連身洋裝的女孩,頭上戴著一頂紅色的蝴蝶結,站在門口。

女孩的模樣像是被雨淋過,全身溼漉漉的。

但是讓他呆住的,是女孩全身上下彷彿遭受車禍般的傷痕。

女孩的雙腳已經皮開肉綻,血液順著小腿流下。

女孩的腰間至胸口,有一道輪胎的痕跡,使得她的身體扭曲不成形。

女孩抬起頭,他看見了她破碎的五官,一隻眼球還吊在臉頰上。

女孩對著他笑了笑,咧開的嘴巴邊緣不斷流出鮮血。

她笑著問他:「…你的傘呢?」

他再也說不出話來,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尖叫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