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24日 星期三

瘋狂賣光光 OSUMA 汽車按摩靠墊 HY-300


車子急馳在公路上,彷彿一道流星般閃過。

他開著車子,帶著七分醉意和三分清醒,奔馳在街頭。

事實上,他本不想這樣子的。

都是那個女人害的,害他今天只好借酒消愁的。

同事的勸酒,多喝了幾杯,走起路來都搖搖晃晃的。

躺在他的OSUMA 汽車按摩靠墊 HY-300上,本來想好好休息的,但是酒精告訴他趕快去到她旁邊,告訴她他有多需要她,他有多厭惡她,他的憎恨和他的不滿,已經到達了極點了。

他越想越生氣,加上酒精的催化作用,車子也就越開越快。

他覺得整個世界都被他拋在腦後,一股揮之不去的憤怒在熊熊燃燒著。

一聲,劃破夜空的一聲。

他似乎撞到了什麼東西,讓車子不得不停下來。

三分的清醒,一下子變成了八分。

他看見車窗上的血漬。

帶著驚慌的表情,他慢慢走下車。

女孩躺在血泊中,正在看著他。

她的身體在很遠的前方。

但是頭就掉在他的腳邊,眼睛還在望著他。

「啊....啊啊......」他簡直都要腿軟了。

他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了,為什麼他會這樣子呢?

一股悔意和恐懼頓時湧上心頭,但是似乎已經來不及了。

在這深夜,為什麼會有個女孩子走在街上呢?又為什麼他沒有注意到她呢?

如果他沒有酒後駕車,如果他能注意速度的話,不就好了嗎?

他的腦中還是一片混亂的思緒,要打電話報警嗎?

他的前途已經毀了,毀了…

這時女孩站了起來。

應該說,只有身體站起來。

身體慢慢往前,走向她的腦袋。

他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

女孩把頭接上身體,對著車窗調整自己的身體。

然後女孩轉身,對著嚇傻的他,甜美一笑。

接著女孩就撲向他,往他的脖子上一咬。

他完全失去了意識,然後身體就分成了兩半。

隔天,新聞上報導他因為酒後駕車結果撞上電線桿而死的消息,連身體都飛了出去斷成兩截。

記者們和好事者都圍在新聞的現場。

所有人都在看著他造成的後果,討論他所發生的事情。

沒有任何一個人注意到,在遠方有個女孩,正笑著在看這一切。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