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7日 星期日

Honeywell 7~14坪靜音型空氣清淨機18200


剛下部隊的伍小兵被分到了一個很靠北邊的據點。

基於國軍的保密規定,不能讓人知道他是什麼兵種派駐在哪裡,只能說他時常在守燈塔。

守燈塔是個很無聊的工作,儘管全天下的站哨都是這麼無聊。

但是燈塔位在海邊,加上又是冬天,每當夜風吹來,都會讓人覺得冷到骨子裡,不管你穿上多少厚衣服都沒有作用。

為了避寒,通常這些阿兵哥都會把燈塔的窗戶關上,只留下一點讓空氣流通的縫隙。然而塔內外的溫差會讓窗戶上出現一層薄霧,伍小兵剛到燈塔時,大部分時間都在拿抹布擦去這些霧氣。

空氣不怎麼流通,偶爾還會有些老兵站崗時抽菸留下來的味道,讓氣管不怎麼好的他覺得有些難受,他很想念家裡的那台Honeywell 7~14坪靜音型空氣清淨機18200,有三段清潔動力又超靜音,不會讓他覺得那麼煩躁。

守燈塔的工作很簡單,他只需要定點定時拿著望遠鏡觀察附近海上的巡船是否如期歸來,或是檢查是否有可疑的船支。偶爾,在晚上或是視線不清時還得打探照燈,以確定沒有任何問題。

有一天他下了哨,回到房間裡正準備換衣服時,看到幾個兵坐在地上圍成一團,還對他招了招手。

老兵蔡花宵:「喂,小兵下哨啦!過來吧~我們在講鬼故事,一起來聽啊!」

伍小兵:「不好吧?學長,我最怕鬼故事了。」

老兵吐嘈哼:「學長的話你也不聽?快過來!」

伍小兵無奈,只好走了過去。

一個比他老一點點的菜鳥艾鑽洞發問:「學長,是不是每個鬼故事,都是因為有死人啊?」

蔡花宵:「廢話,沒死人哪來的鬼啊?而且我跟你們說,死的時候怨氣越深啊,越容易變成鬼。」

伍小兵:「學長你是說殉情自殺的那種?」

蔡花宵:「差不多,要不然就是兇殺案的那種,通常兇宅啊或是什麼第一現場的地方,通常鬼故事都多到爆。」

艾鑽洞:「那我們單位,應該…應該沒有吧?」

蔡花宵故作神秘:「嘿嘿,你說呢?咱們這兒可是海邊呢~你覺得投海自盡的人會少嗎?」

伍小兵:「學長,我拜託你別說了...」

吐嘈哼咳了一聲:「不過我曾經聽過一種不一樣的,就是不一定是有死人才會有鬼魂的,有的時候海上有些精靈,祂們也會以某種形式出現,作弄漁船或是嚇唬釣客之類的。」

艾鑽洞:「祂們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吐嘈哼:「原因有很多種,不過大部分都是因為人們不小心侵犯到祂們的領域,才會出來的。所以民間才有祭祀的活動,先告知各位仙靈,我們不是有意打擾的,請多多包涵。這樣的意思存在。」

艾鑽洞:「原來如此啊!」

蔡花宵:「喂喂喂~怎麼變成在講古了?快點繼續你剛剛說的那個啊!」

吐嘈哼:「喔喔,好,那我剛剛說到,那群年輕人...」

幾個人就在那邊講故事,聽故事,聽得伍小兵背脊發涼,整個晚上都睡不好。

過了幾天,又輪到伍小兵去顧燈塔。

這一天還是一樣冷,冷到他戴著外套的手還是抖個不停,望遠鏡都拿不好。

透過望遠鏡,可以看見遠方的漁船,以及上面的漁夫們。

「真是辛苦了。」他心想,他也覺得自己很辛苦。

望遠鏡又往另一頭看去,有艘漁船正往港口的方向開去,確認船上有中華民國的標誌,以及檢驗船名是屬於台灣的之後,他才放心。

覺得看得差不多了,他把望遠鏡放下來。

正準備休息時,他發現窗戶上有一片霧。

「奇怪,剛才用望遠鏡看時,明明很清楚啊,怎麼會有霧呢?」

他拿起抹布擦了擦窗戶,發現那片霧不是在塔內的,而是在塔外。

這更奇怪,通常是塔內溫度較高才會產生霧氣的,怎麼會反而在塔外呢?難道塔內比較冷?

伍小兵又仔細瞧瞧,發現整片窗戶上,只有他的正前方有片霧,其他的位置仍然乾淨透明。

他面前的那片霧,看起來像個人的手掌。

有著手指骨節形狀的霧影,正貼在燈塔的玻璃上。

伍小兵站得離窗戶很近,他突然發現,那片像是人手的霧,竟然有著彷彿指紋般的紋路,清晰可見的紋路!

他不禁退了兩步。

往後退才發現,那片霧影不只是手掌,延伸出來的手臂連接著肩膀的影子,然後像個人體般的霧成形在窗上,簡直就像燈塔外有個人跳上來,貼在窗戶上一樣。

伍小兵的視線往人影的臉部看去。

窗上的一雙眼睛也正在看著他,血紅般的眼睛。

然後,他看到,那張臉正在對他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