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22日 星期一

《開學要認命》3M 58度博視燈﹝TL-5000﹞


(上一集看這裡)

冷清的夜晚,我與白貓面對面站著。

白貓看著我,毫無表情地佇立在偌大的街頭。

我感到一陣不寒而慄。

從雪兒養這隻白貓以來,就發生了這麼多的怪事,而我相信是牠帶來的某種噩運。

「是你對吧?是你把這些女孩子們都害死的對不對?」我嘶聲對著牠喊。

白貓卻不為所動,只是冷冷的看著我。

「你現在的目標是我嗎?要來嗎?」

白貓還是完全不動,只是一直看著我。

那眼睛上的黑色斑點,像是第三隻眼睛的斑點,也正在瞪著我。

我克制不住激動和恐懼的心情,走向白貓,把牠抓起來。

「說啊!你到底是什麼?是惡魔嗎?」我緊緊扼住牠的脖子。

終於白貓有了動作,牠想要掙脫,四隻腳的爪子不斷揮舞著。

我的手上被牠抓出了一道道的血痕,但是我仍然緊緊抓著牠。

我的力氣越來越大,而牠越來越微弱。

雙手暴現青筋,背上不斷滲出冷汗。

而牠的雙眼突出,張開的嘴巴像溺水者浮出水面般掙扎。

「去死吧!去死吧…求求你...」

最後,揮舞的爪子停下了。

充滿尖牙的嘴仍然張著,兩隻突出的眼睛仍然盯著我,如同細線一般的瞳孔也變得毫無生氣。

我還是緊緊抓著牠不放。

街道的燈一盞盞熄滅,冷風吹向我,和我手上的白貓。

最後,真正的黑暗降臨。

當我再見到光明時,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張床上。

這是哪裡?這不是我的房間啊?

四周只有白色的牆,和一張書桌,桌上擺著一盞3M 58度博視燈﹝TL-5000﹞,明亮反眩光的燈是唯一的光源。

我慢慢坐起來,走向書桌。

書桌上是我的畫作,一張張死去女孩的面孔,和她們手上抱著的貓。

門打開了,走進來一個身穿白衣的男子,看起來很像是個醫生。

「你終於醒來了。」他說。

「這是怎麼回事?」我問他:「那隻白貓呢?」

「你先坐下,我慢慢告訴你。」

護士走進來,擺著兩張椅子後走出去。

這裡真的是醫院。

「你之前一直在作夢。」醫生說:「為了你之前所做的事情,你做了一個夢來當成藉口,在這個夢裡,兇手是那隻白貓。」

「什麼意思?我完全聽不懂!」

「因為工作壓力的緣故,精神失常的你殺死了你的女朋友雪兒。」醫生平靜的說:「但是你本人沒有辦法接受這樣的事實,所以你編造了一個故事出來,在潛意識裡開脫自己的罪。」

什麼!他到底在說什麼!?

「這是很常見的一種精神症狀,有些電影也是這樣拍攝的,我想你也有可能是受了電影的影響而這麼做的。」

女友雪兒養了一隻貓。

那是一隻白貓,眼睛上有塊黑色斑點。

討厭貓的我對這件事情很反感,加上工作的壓力,引發了不穩定精神裡的一顆爆彈。

那天我和雪兒為了貓的事情在爭吵,到最後我的精神失去控制,我希望她安靜點。

我親手把雪兒扼死了。

雪兒的雙手緊緊抓著我的手不放,我的手上出現兩道緊抓的痕跡。

之後,我把她房間裡的瓦斯打開,弄成像是瓦斯中毒的模樣。

雪兒和白貓,都死在那間房間裡。

在我的潛意識裡,一直認為是那隻白貓的錯。

所以我把白貓變成了恐怖的死亡使者,並塑造出一個個被牠害死的女孩子形象,把這些女孩都畫進我的畫作裡。

直到警察把我抓走之前,我一直在作畫。

經過醫生的診斷,我的精神狀況失去正常,所以把我關在醫院裡接受治療。

「事情就是這樣,簡直就是電影一般,不是嗎?」醫生繼續說:「我們嘗試了很多種方法,最後終於讓你做了一個夢,讓你從夢裡醒來。」

「…….」

「你可以不接受這個事實,也可以繼續做著這個夢。那是你的權力。但是逝去的人已經回不來了。」

「........這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三年了。」

三年....

我做了一個這麼長的夢嗎?

這是真實的,或只是另一個欺騙我的幻覺而已?

我望向窗外,一個女孩的幽靈正在看著我。

雪兒蒼白哀怨的臉孔留著淚痕,無神的白色眼睛盯著我。

她手上的白貓,似乎正在看著遠方…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