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3日 星期三

2011東京玩具展「創意玩具部門」大獎 人體樂器 TA51486


我從來沒有忘記過她的微笑。

那天,她與朋友拿著2011東京玩具展「創意玩具部門」大獎 人體樂器 TA51486,四個人一起玩著各種樂器,曼妙的聲音配合她的笑臉,構成如此美麗的一幅畫。

「你聽,就像這樣喔!」她笑著說,點著另一個朋友的臉頰,手上的2011東京玩具展「創意玩具部門」大獎 人體樂器 TA51486發出了鼓聲,如同我的心跳聲一般。

她們在十字路口道別,各人走著自己回家的路。

路上,她唱著歌,對著所有經過的人事物微笑道好。

我一直跟著這樣的她,直到巷子裡。

然後,當我回過神來時,手上已是鮮血滿淋,記得的,只有手上刀子冰冷的觸感。

她的身體已成冰冷,凍結的表情不是微笑,而是驚慌。

我記得的,只剩下她的笑臉,而不是扭曲的屍體。

我把她的身體藏在山中的古井裡,這件事情成了懸案,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幾個月後,大家就遺忘這件事了。

只有我,永遠都記得她的笑臉,她如舞蹈般的輕盈腳步。

一步、兩步,踏入。

之後,當我走到那個她與朋友們嘻笑玩樂的十字路口時,她彷彿就站在那邊笑著,鬧著。

我跟著她走進那條陰暗的巷子裡,仍然見到她微笑的臉龐。

微笑而蒼白的臉龐,順著圓潤臉頰滑下的血液,彷若夏日豔陽下的紅酒,美麗而奢華。

她在看著我,一動也不動地,站在那裡…




(本篇故事的商品並沒有受到詛咒,請安心購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