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5日 星期日

旺德USB電風扇﹝WD-7501FU﹞


<淫賤不能移我要找真愛01> 旺德USB電風扇 (WD-7501FU)


我是淫賤不能移,有的人叫我淫賤,有的人尊稱我學長,只有她一人,叫我小賤賤。



我在尋找她,她曾經是我的夢想,曾經是我的一切,曾經是我尚未許下的承諾。

我永遠記得入伍前的最後一天,她緊緊握著我的手,問我:「你還會記得我嗎?」

雖然不懂她的意思,但我還是說:「我一定不會忘了妳的,我會早點回來,妳要等我。」

她的眼淚停留在窗口,不曾滑落在窗邊那美麗的粉牆上。

直到載著我與一群臭男人的火車離去月台,她仍然是笑著送我的...




她為我荒唐的歲月劃下了句點,成為我的一盞明燈,一抹明月。

新兵訓練的日子,我只要一有空就會打電話給她。

下了部隊之後,我幾乎是每天有空就會想著她。

想她美麗的雙眼,想她俏麗的臉龐,想她如夢似幻的笑臉,想她那閃亮的車頭...咳咳。

隨著軍中的日子漸長,我們的感情卻慢慢消退,消退....

在我退伍前的一個月,她消失了。




對,是真正的消失,不是不接你電話或是msn訊息都看不到的那種,是純粹而真實的人間蒸發。

那天因為我幫長官做了很多在檯面上不能講的事,所以我放了三天的榮譽假。

我回到老家,一面打開電腦收信,一面接上旺德USB電風扇﹝WD-7501FU﹞2入1組,那是她送我的禮物。

這小風扇不但可愛,也很安全,它那花朵的模樣,總讓我想起她的微笑,和她胸前的...咳咳。

我們相約在車站,從我家騎腳踏車出去只要十分鐘。(因為放假的阿兵哥不能騎摩托車,這是什麼規定?)

於是我梳妝、整裝、打光,確定鏡子前的我完整無缺,是個大家都認識的淫賤,不能移的淫賤。





但是那天她沒有來。




之後我再也沒有見到她。

她的家人,她養的小狗,和她窗戶前擺著的小仙人掌,全部的生命都消失了。

我通報警察,但是他們完全沒有任何頭緒,鄰居也完全不知道他們去哪裡,彷彿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但是我知道她是存在的,她是實實在在的活在我的生命中。

曾經活在我的生命中。





我一直相信有一天我會再見到她,如同我們曾經的手握著手,走在愛河畔。

但是,之後我卻失去了關於她的記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