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31日 星期四

瘋狂賣光光 Mighty Bright LED燈架


惘進集團有一位四處演講的執行長叫游四億,一天到福州演講,在下屬面前感嘆現在社會那麼開放,可是自己一直老老實實地生活著,從來沒有出軌過,不知道出軌的滋味如何。

下屬心領神會,晚上叫了一個按摩女郎到游四億的房間,游四億當時才剛把房間的燈給關了,拿出那只從台灣隨身帶著Mighty Bright LED燈架正準備上床,然後把夢遺留在大地上。

不過這按摩女郎長得還行,身材也過得去,於是游四億轉了個念頭,心想人家都來了,便留她一留吧。

游四億問按摩女郎:“你能幹什麼?”

按摩女郎答:“什麼都會,包你滿意。”

游四億說:“那就給我按摩吧。”

按摩女郎說:“你要從那裡開始按呀?”

游四億說:“嗯。妳先從我的頭開始按起吧~”

開始按摩的時候,游四億突然想到還沒問小姑娘的名字呢!就問:“小姑娘,你叫什麼名字?”

按摩女郎說:“我叫汪霞。”

房間裡只有那只Mighty Bright LED燈架,燈光幽幽,看看去這個按摩小姐還蠻正的。

游四億說:“哦,汪霞。”

按摩女郎錯聽成了“往下”,本來按著頭部,一下子把手伸到了游四億的胸部,摸到了一顆突出的痣,

就問:“這是什麼呀?”

游四億說:“這叫胸有大志,汪霞。”

按摩女郎又把手往下摸索,摸到了敏感區域,游四億全身一被刺激,終於忍受不住,一翻身把汪霞壓在身下。汪霞欲拒還迎,嘴裡卻說:“你要幹什麼?不能這樣……”

游四億說:“別緊張,小姑娘,我按摩的手藝也不錯的,還是讓我給你按按吧!”

于是,游四億反過來給汪霞按摩。游四億指著汪霞的胸部問:“這個地方可以按嗎?”

汪霞說:“這裡本來就是給胸有大志的人施展身手的地方,你放心地按吧。”

游四億按著按著,按到了三角地帶,故意問汪霞:“這是什麼地方?”

汪霞說:“這是幹部活動中心。”

游四億終於把持不住,要脫汪霞的衣服。汪霞一邊掙扎一邊說:“不行,你的下屬只給了我按摩費。”

游四億說:“那你要多少錢呢?”

汪霞說:“一次五百。”

Mighty Bright LED燈架和吉米福的眼神同時亮了一下,房間的氣氛熱了起來。

游四億說:“為什麼要這麼多呀?這價錢也太高了吧?”

汪霞說:“偉人說的,一定要五百。”

游四億說:“偉人何時講過這樣的話?”

汪霞起身掀開窗簾,指著廣場上的雕像說:“瞧,他揚起的雙手不是伸出了五根手指嗎?就表示要五百的意思。”

游四億說:“你錯了,雕像後面那隻手還了價錢,只伸出了三根手指呢!”

汪霞說:“真是拿你沒辦法,三百就三百吧,但是動作要快。”

於是汪霞和游四億便開始從事快樂的事。

事畢,游四億翻遍全身,才發現沒有帶錢。

游四億不好意思地對汪霞說:“真不好意思,沒有帶錢,我寫個借據給你吧,我是講信用的人,一定不會欠你的。”

汪霞說:“天啊,做這事也有寫借據的嗎?”

游四億說:“我現在確實沒錢,我一向出門都是不帶錢的,什麼都由秘書安排。這樣吧,我回去後你過來拿。”

雙方約定以住宿費為藉口,游四億寫了張借據給汪霞。實在沒辦法,汪霞只好收了這張借據然後離開。

過了一個多星期,游四億正在杭州辦公室開會,秘書走過來湊近耳邊對他說:“外面有個姑娘找你。”

游四億說:“我不想見她,你傳個紙條給她。”

汪霞接到秘書遞過來的字條,上面寫著:“房子太大,電燈不亮,衛生又沒搞好,叫我如何付錢?”

汪霞看了氣得七竅冒煙,對秘書說:“有筆可以借我嗎?我要回個給游先生。”

秘書又把汪霞的字條傳給游四億,游四億一看,上面寫著:“房子太大,是因為家具太小;電燈不亮,

是因為你沒找到開關;衛生沒搞好,是因為人家剛搬出去,你馬上搬進來,誰叫你猴急?你若不付錢,鬧到你北京家裡去。我剛好有張你的名片。”

游四億嚇得滿頭是汗,急忙對秘書說:“快去、快去,給她送去三百元,不不,送給她五百元。”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