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26日 星期六

瘋狂賣光光 三洋 eneloop低自放電充電電池3號4入


到了婚宴現場,淫賤不能移學長,熱情的招呼了我,拿著一疊紅包、一疊座位表給我,
他說:今天我要負責檔酒,你知道鳥頭牌的酒量有多差,我想很快就會倒了,這疊重要的東西交給你,等一下結束的時候,要給所有幫忙的親朋好友一個紅包,座位表你參考就好,我們自己兄弟、大學同學是坐A區,你就負責這些人就好,但因為我怕你別著招待的牌子,會有人要你他們要坐哪桌,有這個東西,你比較不尷尬。

我點了點頭。

他又說:那個...等一下吃飯的時候,有個人會跟我們坐同一桌,那個.....不過別擔心,我會叫我女朋友小白坐在你左邊,我就坐你右邊,喔,位置已經佔好了,你東西拿去那邊先放著好了。

他沒說的是,這個人...就是NaNa。

我又點了點頭,目光自動移到收禮台,是NaNa坐在那裡,輕輕、淡淡、笑瞇了眼睛,在和旁邊的人說話...

約莫過了20分鐘,大批人潮開始湧入,新郎鳥頭牌難得穿上西裝,特別帥氣的在和賓客寒喧著...
學長也像個無頭蒼蠅一般,忙進忙出的招呼著鳥頭牌的三叔公、二姨婆、四阿姨之類的親戚朋友,
就我,傻傻的站在那邊,等待著我熟悉的面孔...

遠遠的,收禮台那邊,我看著一個女孩,不斷的低頭、抬頭、拿著筆寫著,笑著、說話著....
這是我視線範圍內,唯一看得到的熟悉面孔,就這樣,我忍不住的看著、看著、看著...
突然,我聽到鳥頭牌叫我:阿翔、阿翔、阿翔、...喂!

我回答:怎麼了?什麼事嗎?

鳥頭牌:你看檯子上的簽名筆,閃亮亮的那個,有一隻沒電了,拜託拜託,幫我去換一下電池,我媽說一定要閃亮亮才吉利,電池在桌子下面,快去啦!

「Shit!為什麼要我靠近那張桌子?死白目!」我心理咒罵著,在這大囍之日,總不能不幫忙吧!只好...踏著舉步維艱的腳步,走向收禮台...

「Hi~」我帶著一點"逼切"的抖音,向NaNa打了個招呼...「鳥頭牌要我來這裡拿個電池,他說在桌子下,可以請你幫個忙嗎?」

NaNa看了我一眼,然後彎下身,拿出了一組「三洋eneloop低自放電充電電池3號4入」遞到我手上後,給了我一個微笑。

"丟"~心臟抽了一下!

禮貌上來說我應該給他一個笑容,但我卻低著頭,側身從桌上拿了那隻不會閃亮的筆,低著頭把電池換上,然後快閃離開~

接下來的10幾分鐘,我一直在想:這笑容是?

是因為她發現我也來了?還是....
看到我,她高興嗎?還是...
她剛剛有要跟我說話的樣子嗎?還是...
我的樣子有帥嗎?還是...
看到我這一刻,他有想到我們的從前嗎?還是...

意志力不足的我,又忍不住用斜眼偷看著那個曾經讓我魂不守舍女孩,她還是不斷的低頭、抬頭、拿著筆寫著,笑著、說話著....


(未完待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