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18日 星期五

[2011元宵快樂文選] 盲人挑燈,我佛何在?





漆黑的夜晚,一個遠行尋佛的苦行僧小K到了一個荒僻的村落中, 漆黑的街道上,絡繹的村民們你來我往。

苦行僧小K走進一條小巷, 他看見有一團暈黃的燈從靜靜的巷道深處照過來, 一位村民說:「蕭熱苟過來了。」

蕭熱苟?苦行僧小K楞了, 他問身旁的另一位村民:「那挑著燈的人真是蕭熱苟嗎?」

他得到答案是肯定的。

苦行僧小K百思不得其解。

一個雙目失明的盲人,他根本就沒有白天和黑夜的概念, 他看不到高山流水,也看不到紅桃柳綠的世界萬物, 他甚至不知道燈光是什麼樣子, 那他挑一盞燈豈不令人可笑嗎?

那燈籠漸漸近了, 暈黃的的燈光漸漸從深巷移游到了僧人的鞋上。

百思不解的僧人小K問:「敢問施主真的是一位盲人嗎?」

那提燈籠的盲人蕭熱苟告訴他: 「是的,我年少淫亂,後來就瞎了,再來就一直雙眼混沌。」

僧人小K問:「既然您什麼也看不見,那為何挑一盞燈籠呢?」

蕭熱苟說:「現在是黑夜嗎? 我聽說在黑夜裡沒有燈光的映照,那麼跟我一樣淫亂的人那麼多,我想他們也什麼都看不見, 所以我就點燃了一盞燈籠。」

僧人小K若有所悟地說:「原來您是為了給別人照明?」

但那蕭熱苟卻說:「不,我是為我自己!」

「為您自己?」僧人小K愣了。

盲人蕭熱苟緩緩向僧人小K說:「您是否因為夜色漆黑而被其它行人碰撞過?」

僧人小K說:「是的,就在剛才,我還不留心被兩個女人碰了一下。」

蕭熱苟說:「大師為何知道是女的?」

僧人小K說:「巷子小,那兩個撞我的人明顯胸部很大,所以我便判斷是女的。」

盲人蕭熱苟聽了,深沉地說:「但我卻沒有,我年少荒淫,六感俱失。加上我又是個盲人, 我什麼也看不見,但我挑了這盞燈籠, 既為別人照亮了路,也更讓別人看到了我。 這樣,他們就不會因為看不見而碰撞了我。」

蕭熱苟又接著說:「更有意思的是,每回我買燈籠,裡頭竟然都有面額不斐的折價券,我那個月的都靠那些折價券去商店換吃或用的東西來過活,這可能是老天給我的最終憐憫了吧~」

苦行僧小K聽了,頓有所悟。

他仰天長歎說:「我天涯海角奔波著找佛,沒想到佛就在我身邊。 原來佛性就像一盞燈,只要我點燃了他,即使我看不見佛,佛也會看得到我。即使我失去一切,只有一只燈籠,佛還是無所不在的照顧我,給我啟示,為我引路。」

蕭熱苟的故事這樣的簡單, 卻彷彿一瞬間點燃了我們內心深處某塊漆黑的地方。

在性好女色荒淫無度的生活過後,他變成一無所有,但卻讓他回到最初的現實,開始熱愛珍惜身邊的一切, 於是他找回那回饋別人所得的溫暖與快樂!

我們的工作和人生,又何嘗不是如此呢~ 

要得到別人的尊重,首先要尊重自己的所言所行!假如蕭熱苟年少好好的學習工作,也許他現在也是個蕭研究員也說不定。世事多變,白雲蒼狗,又有誰想到老來變成熱狗呢~ 

善哉!善哉!賣科大師曾訓示屌哥艾斯說:

對自己負責,才是對別人負責!

白天晚上都認真地做人,才能生的快又多;踏實地做事不騙自己和屬下,成功或失敗就不會後悔計較;但求隨緣放下執著地開放追求,你自然會找到有緣的終生伴侶;捨去比較之心的耐心累積,必能得到精神上的解放,到了人生我們終究會發現,原來這逐夢尋找金礦的過程,就是將自己心境錘煉成金的過程!

小K曾經說過一個詞很簡單「捨得」,沒有捨,那來得? 點燈濟世,隨遇而安,自得圓滿!

為了你自己,或者為了你身邊的人,來買一盞點燃生命的燈吧!

在生命的夜色裡,讓心靈空明,但舉措一點瘋狂,燈籠紅了,新年來了,瘋狂賣客願你能尋找到屬於自己的平安喜樂!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